最近刷屏抖音、朋友圈的江浙“神仙”美味 究竟

2020-04-04 09:08

  3月25日,杭州濮家新村的王蓉粽子店正式开卖今年的青团。这家卖过水产、油条烧饼、粽子、卤味的小店,近两年卖青团出了名。

  “我要40只麻芯”“17只麻芯,13只咸口,分开打包”……一溜排开的队伍,叔叔阿姨们争相报着自己的需求;其间,还夹杂着“支付宝到账××元”的提醒声。排在前头的蒋爷爷,就住在隔了条秋涛北辅的小区里。他说每年三四月份都要来买四五盒,分给亲戚朋友。记者童蔚文/摄

  办公室里的同事小朱,这两天则惦念起了凤起菜市场里的那口青团,忍不住发了个朋友圈:“特别想吃咸口青团,凤起菜场再不开,要错过这一季了。”

  而隔壁的上海人,又开始在福州上的杏花楼总店排队购买咸蛋黄肉松青团。从同学发来的现场照片看,与往年相比,今年大家都很自觉地保持了一定距离。

  爱尝鲜的年轻人今年还多了一个选择:盒马和喜茶的青团——爆浆芝士豆乳青团、阿华田波波青团,近日先后在上海、杭州、、广州等城市预售,掐表抢下单者众多。“本北方人已下单,青团初体验还在一周前,来自大学同学的投喂。”有微博网友表示。

  江南人将艾草磨成汁,揉进糯米粉中,翠绿的面皮还会透着星星点点的墨绿;再将咸口或甜口的馅料包裹进去,上笼一蒸,等出炉,掀开,艾香扑鼻。

  撇开口感不说,青团翠绿油亮的外表、咬开后的馅料(尤其是这两年流行的流心馅),特别适合拍照,发到朋友圈、微博、抖音等社交平台,在网上。

  王蓉的妈妈俞阿姨,1987年从老家金华来到杭州开店时,估计也不会想到,卖过油条烧饼豆浆、鸡蛋糕、水产、卤味、粽子,现在却因为青团火了。2018年,两个从事工作的妹子觉得他家的青团还挺好吃,就发到了网上。之后,这家小店便成了各大号的报道对象。去年的青团季,一天最多时能卖出1万只。

  3月25日,是王蓉粽子店今年开卖青团的日子,依然是三种口味:麻芯、笋雪菜鲜肉、豆沙,每只4.3元。中午时分,店门口始终排着20多人,不算多,但每个人一开口,基本就是一二十只起步。这一天下来,毛估估卖了3000只。

  1992年生的王蓉,熟练地给顾客们打包,并不忘照顾其他排队的人的情绪。她知道自家的青团这两年火了,因为“来买的年轻人明显多了起来”。

  同样感受到青团火起来的,还有杭州95后妹子萧晓。“今年,我已经在朋友圈里看到了杏花楼、江南春、知味观、盒马,甚至是肯德基青团的身影,还有一些菜场里卖的、自家做的。就连老家在北方的同学,都来求推荐求链接。”

  “在饺子了各种场合的C位之后,终于这一次,轮到北方吃货接受‘安利’了。”萧晓言语间似乎还有点扬眉吐气。

  “我这匹来自北方的狼完全被南方化了!几年前吃青团:什么鬼玩意儿蔫不拉几还要排队买?现在吃青团:天啊发明青团的是神仙吧,我能吃一斤!”

  “网购过青团的朋友,五芳斋、沈大成和知味观哪家的更好吃?买不到现做青团的北方孩子要馋哭了。”

  作为江南一带的时令小吃,青团的诞生,一说可追溯到2000多年前的春秋时期。晋文公重耳误杀功臣介子推及其母亲,莫及后在他们的忌日开灶用火,全国“寒食三日”(即寒食节),于是就有了可保留数天冷食的青团。另一说,这是太平那会儿的事。某年清明,太平将领李秀成被追捕,清兵在城门口设置岗位,防止人们出城接济他。一个农民灵机一动,把艾草揉进粉里做成团子藏于草中,带出城给李秀成填肚子。之后,李秀成所有士兵学习制作青团。慢慢地,青团就流传下来,成了江南地区清明必备食物。

  2016年,上海老字号杏花楼的点心师章吉泉以蛋黄肉粽为参考原型,将咸蛋黄肉松塞到糯米皮子里的那一瞬间,“网红”的开关就不着痕迹地按下了。

  这一年,全国人民都知道了上海甘情愿地为了一只青团排队6小时。1人限购5盒,原价48元/盒,黄牛可以炒到250元/盒。

  当时,人们试图分析它走红的原因,总结出“节点”“限量”“微信营销”等窍门,但杏花楼在各种采访中表示:纯属巧合。

  青团馅的魔幻创新时代就此。第二年起,王家沙、沈大成、功德林、新雅……更多老字号开始在新口味上动脑筋。王家沙率先拿出荠菜鲜肉、马兰头;沈大成则有小龙虾、抹茶牛奶,之后还跟乐乐茶搞了款;而新雅靠着腌笃鲜青团,与其他几家“别苗头”。

  在青团馅推陈出新的赛场上,杭州老字号知味观的实力同样不容小觑,这两年相继推出爆浆芒果、鲜花牛奶、琥珀龙井、百香果乳酸菌、乳酸菌红豆等,在社交平台晒图大军中占据了颜值的优势。不少网友每年都要来一波猜测,下一年它还会推出哪些猎奇的口味。

  这一次,在老字号门前翘首以盼的,多了许多年轻人。对于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人来说,吃,可能已经不是首要目标,打卡才是,并要实时上传到社交网络进行分享。

  身为新零售的代表,盒马这个自带流量的IP近两年带货能力没得说,凭借着大数据研发的咸蛋黄流沙爆珠、榴莲流心、酸菜鱼、腌笃鲜、芥末鱼松、笋干菜等青团,App一上架基本就是秒光的节奏。

  2019年,盒马第一次将青团大范围地卖到全国各地,青团制作的工坊也被复制到了30多店。据公布的数据显示,在当年的青团季,盒马在的青团销量与上海持平(在门店相较上海少了10多家的前提下)。

  而到了今年,盒马与喜茶联合推出阿华田波波青团、爆浆芝士豆乳青团,又在社交网络上引发热议。率先在上海启动的预售,不到1个小时便售罄;随后几天在杭州、、广州、青岛等城市的预售,同样有许多年轻人买单。

  当然,不能忘了网红直播。3月,李佳琦在直播间只用5分钟就卖出10万份知味观青团。而网红中的“战斗机”杏花楼青团上了薇娅直播,13万盒10秒卖光。

  “现在天猫旗舰店消费人群中,65%的销售在苏浙沪皖,35%涉及广东、广西甚至新疆、青海等地。”杏花楼副总经静3月25日在接受上观新闻采访时透露数据。

  事实上,淘宝、天猫、盒马、网易严选、小米有品、每日优鲜、京东到家……打开各种App,不管你身在杭州、广州还是,现在都可以便利地买到青团,沈大成、知味观、三珍斋、功德林、五芳斋……

  “青草为汁,和粉作团,色如碧玉。”清代诗人兼美食家袁枚在《随园食单》中,用三两句话将青团描绘成了无数食客心目中的白月光。

  前两天,都市快报官微推送了一篇杭州各大老字号青团的测评图文。在留言区,许多网友提到了它,妈妈牌青团(还以咸口居多)。

  “老妈自己做的最靠谱。艾草是自己去山里剪的,手磨的米粉,冬笋、猪肉、倒笃菜做成的馅料,味道超级香。”

  “这么多好吃的青团,我最中意的还是老妈自己做的豆沙馅青团。有时候,吃着吃着,就会带出一根细细的艾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