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红色日历 十六字方针 坚守七年迎解放

2019-11-07 07:12

  南京堂子街38号,一对年轻夫妻却完全顾不上过节。前一天刚落脚南京的他们,正在临时租住的房子里着行李。

  众所周知,南京是个具有长期斗争历史的城市,早在1922年就有了党的小组。但由于南京长期是敌人的中心,且受“左”的错误线年的几年间,南京党组织遭受了八次大。

  八次,无数的人在南京这片热土上献出了自己的生命。直到1940年,江苏省委才陆续派到南京来恢复党组织。

  为了不引起敌人的注意,被派来南京的都是精挑细选过的。或是在南京有亲戚朋友关系,或是考来南京上学的,或是借口上海生活水平高来南京谋生……

  刘峰和欧阳仪属于最前者。由于母亲是南京人,到此投奔远方舅舅倒也顺理成章。在夫妻俩到南京之前,已有位通过上述方法成功潜伏下来,为南京党组织的恢复提供了有利条件。

  刘峰和欧阳仪落脚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社会化”和“职业化”。简单地说,就是拥有的身份和社会职业,不被敌人注意才好开展工作。

  初来乍到,谋生到底不易。一直到1943年的春节后,刘峰才在朱启銮(当时南京地下工作的负责人)的帮助下,在中华门附近开了一家小百货店。

  1942年8月,江苏省委决定在南京成立工作小组,刘峰被任命为组长,朱启銮为副组长,正式重新开辟党的工作,发展党的力量。

  面对南京的斗争,制定了“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十六字方针。

  “倒樊运动”、“禁毒运动”、“干字运动实践会”、“工商界青年联谊会” ……地下在十六字方针的指导下,广交朋友,团结部分进步群众后,利用的方式,建立起各种组织,开展各种群众活动,斗争取得了显著。

  抗战胜利前夕,华中局城工部特派马文林兼程赶来南京,向刘峰传达最新:南京的地下工作者紧急行动,配合新四军进占南京。

  当时已有部分新四军部队开到南京近郊,听此消息,刘峰大喜。地下党组织抓紧时间印刷了大量宣页,包括朱总司令向解放区部队下达进占大中城市的命令,以及对南京日军最高指挥官岗村宁次发出的向新四军投降的命令。

  一到深夜,地下全城单页,形成了新四军即将进城的浓厚气氛。可惜的是,后来情况有变,放弃了进驻南京的决定。

  1946年4月初,南京市委正式成立,陈修良任,刘峰任副,朱启銮、王明远等人为委员。为了加强各系统的领导,市委委员又进行了明确分工:陈修良负责全面工作并领导情报工作;刘峰协助陈修良并领导工人运动;王明远负责领导;朱启銮负责公务员工作。

  1946年夏,国共谈判破裂,率先向解放区发起进攻,解放战争由此爆发。南京地下党组织在陈修良的领导下,先后开展了各式各样的斗争活动。其中五二〇运动、助动、红五月活动、“七二”大等都有声有色,引起了社会的注意。

  也一直密切关注着地下党组织的行动,军统、中统、三青团等组织千方百计,党组织。

  彭原后,按照地下工作的原则,但凡与其有过接触的必须立马撤退和隐藏。因彭原在朱启銮家里住过,当时负责公务员工作的朱启銮成了首批需要撤离的对象。

  紧急关头,刘峰差人买了张车票送朱启銮去上海,可前去接应的同志并没有看见朱上车。刘峰赶紧回家告诉妻子欧阳仪,自己赶往上海,若得知朱启銮未到达,那么她也得尽快转移。

  解放战争的后半段,根据上海局的要求,南京地下党组织将工作的重点放在了情报策反上。军江防图、俞渤驾机起义、“重庆号”巡洋舰起义等,都有南京地下党组织的筹谋。

  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随着新的市委的成立,地下市委的工作也就此结束。刘峰被任命为军管会财经接管委员会副主任,与同事们一起投入到新的工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