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党忠诚的关键是坚守政治立场和政治追求

2019-11-24 07:48

  对党忠诚,是每个的必备品质,也是一个修身修为的实践过程。这需要从主观到客观多方面努力,需要在纷繁复杂的社会生活中去磨砺,其中起作用的因素和条件不少,但关键是坚守正确的政治立场和政治追求,即始终保持对党的崇高理想和的自觉自醒,始终保持为党和人民事业奋斗的初心初衷和应有定力。唯有如此,才能铸就对党忠诚的内在灵魂、坚定意志和动力源泉。

  为什么说对党忠诚的关键是坚守政治立场和政治追求?因为忠诚是一种发于内而形于外的品格,真正的忠诚总是建立在内心的自觉自愿之上,被动地接受某些主张或追求所谓的“政治正确”,不可能做到行稳致远的忠诚。能否坚守政治立场和政治追求,既是考察对党忠诚的核心尺度,又是做到对党忠诚的决定性因素。

  政党首先是以一定的主张和组成的政治组织,其基本属性是政治属性,不同的政治立场和政治追求,决定着不同政党的本质区别和前途命运。作为政党的一员,政治选择无疑是最重要的选择,政治烙印无疑是最鲜明的印记。一旦在政治立场、政治追求上出了偏差,或者说在为谁说话、替谁办事方面出现大的问题,就会出现南辕北辙的现象,就会失去政党一员的基本底色,就会为,忠诚也会无从谈起。常言道,立场方向决定行为取向,有什么样的选择就会有什么样的人生,如果把正确的梯子架在错误的墙上,必然是越走越离谱。因此,无论是什么性质、什么追求的政党,即使是一些组织纪律松散的资产阶级政党,都会把对待自身政纲、的立场态度作为评判其身份的基本要素和刚性条件。

  马克思主义政党是由志同道合的先进组织起来的政党,从来都把坚守正确的政治立场和政治追求当作凝聚自身、实现自身理想的根本性问题。一部《宣言》,说到底是阐明人为和绝大多数劳动者而斗争的政治立场和主张。《中国章程》开明义讲的是“中国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这样的政治性质和定位;对的诸多和要求中,核心的也是“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政治立场,保持“有主义的先锋战士”的政治追求。同志也讲过,“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回顾党的历史实践,我们党正是靠着“共同目标”“共同语言”,靠着马克思主义和主义的,靠着为最广大人民谋利益谋幸福的不懈追求,保持了全党意志和行动的统一,塑造了广大对党和人民事业的忠诚品格,引领了中国历史进步的正确方向。

  党的以来,习总反复强调要对党绝对忠诚的政治品格,必须把牢政治方向、政治纪律,增强党性立场和政治意识,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做到政治立场不移、政治方向不偏。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党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包括制定和实施《关于新形势下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监督条例》,一个根本目的就是从政治生活“管起”“严起”,通过高扬政治理想、严明政治纪律、强化政治立场等来“保持建党时中国人的奋斗”,保持党的先进性和性,锻造忠诚、干净、担当的干部队伍。纵观党的历史和现实,坚守正确的政治立场和政治追求,在整个党的事业和生命中带有“风向标”“指挥棒”的作用,是真正带有灵魂性、决定性意义的东西。如果说对党忠诚是一个的,那么坚守政治立场和政治追求就是贯穿其中的至德;如果把对党忠诚当作一个实践过程,那么政治立场和政治追求就是不断校准思想行为坐标的基点、中心点。

  说坚守政治立场和政治追求在对党忠诚中的关键作用,还在于这是为无数优秀人的人生实践所证明的,而且又是现实之中忠诚度的极具紧迫性、针对性的重大课题。

  面对前进中的种种困难、风险和挑战,如何保持对党和人民的本色,最重要的还是“吾道一以贯之”的内在,是对崇高理想和目标的“心向往之”的不变追求。从李大钊的“为世界进文明,为人类造幸福”,到夏明翰的“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到方志敏的“我已认定苏维埃可以救中国,必能得最后的胜利,我愿意一切,贡献于苏维埃和”;从焦裕禄的“只要是为党和人民工作,再苦再累也值得”,到杨善洲的“无论在什么时候,何种中,我们都不能忘记了党的根本旨,都应该把党的旨作为一切行动的出发点和归宿”,到谷文昌的“一个人活着要有伟大的理想,要为人民做好事,为人民奋斗终生”,等等。一代又一代优秀人历经而、面对而不惧,就在于他们“朝闻道,夕死可矣”的追求,就在于他们“一旦选择,终生追求”的强大意志。从一定意义上讲,对党忠诚就是政治立场的笃定、政治追求的恒远,就是“理想高于天”的力量和“之光不灭”的顽强意志。

  时代和实践总处在发展变化之中,党在不同历史阶段的具体政策措施也必然经历相应的调整变化,但无论怎么调整、怎么变化,作为的根本政治立场、政治追求不能变。如果改变了人的政治立场、政治追求,就是对立党建党“初心”的,忠诚就失去了最基本的遵循。不可回避的是,在对外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在社会思想多元多变背景下,立场问题、追求问题在一些干部中愈发凸显出来。有的变得没有立场,以“多元”为名行立场之实;有的奉行“决定脑袋”的逻辑,将政治上的大立场让位于个人的小立场;有的搞政治上的“博弈论”,摆、玩中立、打太极,搞投机主义、当“两面人”,出一种政治立场上的模糊、心态上的摇摆,甚至一种同党拉开距离、随时准备跳船的潜意识。至于说有的人干脆就以的政治立场、政治理论来裁剪我们的政治制度和政治实践,自然会得出不同于党的理论和线方针政策的结论,那就根本谈不上对党忠诚。凡此种种,背后贯穿的都是政治立场和态度问题,都有一个把自己摆在哪儿、从哪儿出发去考虑和处理事情的问题。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将自己置身局外、置身党外,就很难做到以党的旗帜为旗帜、以党的意志为意志、以党的为,甚至会党和人民的。习总在多个场合反复提到的“七个有之”现象,无论是哪一种表现形式,从根本上说,都是由于不讲政治、对严肃政治问题不以为然造成的,是由于政治立场和政治追求偏移带来的。同志讲过,“有了正确的政治方向后,还要坚定,就是说,要有‘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这个方向是不可的,要有‘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骨气来这个方向”。我们党也反复强调:中国的力量,在于自己的坚强团结,意志统一,行动一致,在不容许有离开党的纲领和的行为。面对复杂的社会政治和诸多风险,要塑造干部的忠诚品格、凝聚同心同德共克时艰的强大力量,迫切需要在旗帜鲜明讲政治、坚守政治立场政治追求的根本问题上不断付出更大努力,在解决为什么要立党、为什么要的基本问题上不断付出更大努力。

  如何坚守政治立场和政治追求?从而更加坚定地忠诚于党的、党的组织、党的理论和线方针政策?对此,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有许多深刻阐述,党规有许多明确,以习同志为核心的提出一系列明确要求。面对新的历史条件,体现到一名干部身上,有三点十分重要。

  第一,诚意正心,修的“心学”。坚守政治立场和政治追求的要害是“守”,而“守”的基础是思想上的自觉和理论上的彻底。这就需要不断强化对马克思主义和主义的认同,强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强化思想活动和世界的免疫力。实际上,对许员来说,当初选择、加入组织,还只是完成了对马克思主义学习的“入门一步”,弄懂弄透其思想体系的科学性真还只是“一个目标”。正所谓组织上是“一下子”,思想上是“一辈子”。因此,还是要有一种格物致知、诚意正心的态度,树立一种终身学习、终身参悟的,不断强化马克思主义理论,深入学习习总系列重要讲话这一当代中国鲜活的马克思主义,在研机析理中融入内心世界、内化为心理自觉。特别是要从理论与实践、历史与现实的联系上把握社会发展的大趋势,坚定人的远大理想和共同理想,增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也只有这样,才能固本培元、拧好“总开关”,才能筑牢政治立场和政治追求,才能形成对“第一身份”“第一职责”的由衷担当。

  第二,知行统一,时刻注意替谁说话办事。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对于评判人与事的问题,中国自古就注重“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甚至对“讷于言而敏于行”更高看一眼。辨别是否坚守政治立场政治追求、辨别是否对党忠诚,最终要体现到日常的政治能力之上。具体而言,就是要把握观察、分析和处理问题的根本出发点落脚点,把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体现到日常工作生活之中,时刻注意在党言党、在党忧党、在党为党,时刻注意“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的问题,时刻注意对谁有利、对谁不利、谁会得利的问题,努力实现说话做事的动机与效果、出发点与落脚点的统一。否则,离开了正确的方向和遵循,说得越有力、做得越有力,所带来反作用、负效果就越强,对事业的危害就越大,同党也会渐行渐远。

  第三,勇于担当,关键时刻住。“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坚守政治立场政治追求也好、保持对党忠诚的品格也好,平时容易遇事难,顺境容易逆境难。在当前国内外形势深刻变化、社会多元多样的情况下,更显重要。这需要保持头脑、保持政治定力,严肃政治生活、政治纪律政治规矩,也特别需要有点担当、斗争,在提倡什么、鼓励什么、抵制什么、反对什么上必须有所选择、亮明自己的立场。那种于我无关的态度、的做法,甚至伴着别人对党的组织、对身份的讥讽而起舞,既不符合干部的政治品格,也反映出贬损、自失的扭曲人格。总之,就是要按照习总的要求,“原则、认真负责,面对敢于亮剑,面对矛盾敢于迎难而上,面对危机敢于挺身而出,面对失误敢于承担责任,面对敢于斗争”。真正做到了这“五个敢于”,就能在坚守政治立场政治追求、砥砺人忠诚品格上不断达到一个新的更高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