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独立自主和平外交历史演进与基本经验

2019-11-28 08:46

  新中国成立后确立独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国家、安全、领土完整和发展利益,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探索建立新型国际关系,加强同发展中国家团结合作,走和平发展道,打破了国强必霸的定律。全面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新时代中国外交历史。

  中华人民国成立70年来,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在错综复杂的国际下,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反对,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成为独树一帜的非新兴战略力量,并深刻地影响着世界的发展和变革。

  独立自主地处理本国的内外一切事务,不允许任何外国中国内政,是中国人民斗争历史经验的结晶,也是中华人民国成立70年来展开对外关系、处理国际事务的经验总结。中国人民自19世纪中叶起,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不断遭受列强的侵略、和。新中国成立后,与旧中国外交的界线,在平等互利的新基础上同建立新的外交关系,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了民族。1949年9月,中国人民协商会议通过具有临时性质的《共同纲领》,把“平等、互利及互相尊重领土主权”[1] 为新中国外交的基本原则。这是新中国独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的基石。

  主权是一个国家独立自主的根本性标志,也是国家核心利益最集中的体现。这一点对于一个新生的尤为重要。新中国刚刚建立,美国奉行与中国为敌的政策,拒不承认新中国,反对新中国进合国,在国际社会孤立、包围、新中国,并且把新中国同遏制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联系在一起,先后从朝鲜、和印度支那三个战略方向对新中国展开战略进逼。新中国顶住压力同美国的侵略政策和政策进行了反复的较量。指出:“对付美国人是要有一点办法的,要有两条,一条不行。第一是斗争,每天都要叫,这是你的办法。第二条是不要着急,这一条是不的。”[2] 到了20世纪70年代初,美国再也无法新中国的客观存在,于是便有了和尼克松1972年历史性的会见,为中美两国最终在完全平等的基础上实现关系正常化奠定了重要基础。

  在处理对苏关系方面,中国始终独立自主的基本立场,国家主权安全。1958年,中国抵制了苏联提出的损害中方主权的关于在中国建立长波以及联合舰队的主张。对苏联驻华大使尤金指出:“这是一个问题,要讲条件,连半个指头都不行”,“你们可以说我是民族主义”,“如果你们这样说,我就可以说,你们把的民族主义扩大到了中国的海岸”[3]。苏联大国沙文主义在中国遭受挫折。中苏的核心问题是主权原则在社会主义国家关系中的地位问题。后来指出:中苏闹翻实际上是在1958年,他们要在军事上控制中国,我们不干。[4] 当苏联把分歧扩大到国家关系,甚至实施军事,逼中国就范的时候,中国采取了顶住、绝不退让的原则,最大限度地了国家主权和。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在对外交往中始终尊重别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同时也要求别国尊重中国的主权和核心利益。中国反对,反对任何国家以任何借口中国内政,确保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不受。在事关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这样重大原则问题上,中国从来不于任何大国的压力。对于任何损害国家独立和主权的行为,中国和人民都与之进行的斗争,正如所说:“任何外国不要指望中国做他们的附庸,不要指望中吞下损害我国利益的苦果。”[5]

  在处理国际事务方面,中国的基本主张是:“国家不分大小、强弱、,都是国际社会平等,都有平等参与国际事务的。的事务应该由人民来管。我们要尊重自主选择的和发展道,反对出于一己之利或一己之见,采用非法手段别国。”[6] 中国认为所有国家都应遵守联合国宪章和的国际法准则,尊重和每个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容,应该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这些都是硬道理,任何时候都不能丢弃,任何时候都不应。”[7]

  新中国外交的历史经验表明,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要树立底线思维,要有底线意识。正如习所说:“我们要走和平发展道,但决不能放弃我们的正益,决不能国家核心利益。”[8]中国的核心利益包括: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国家统一,中国确立的国家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障。[9] 这是中国外交一定要守住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