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原则 尊重“两制”差异

2020-02-01 07:08

  高开贤:澳门回归祖国20年来,和基本法权威在澳门得到坚定,行政主导体制运行顺畅。澳门特区和社会人士始终和基本法权威,把“一国”原则和尊重“两制”差异、中央和保障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有机结合起来,开创了澳门良好的局面。

  和基本法共同构成了澳门特区的宪制基础,是澳门特区的法律渊源,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澳门回归祖国20年来,基本法在澳门地区和居中逐渐生根、开花,结出累累硕果。

  20年来,澳门特区依理能力和水平显著提升。澳门特区立积极推进法律的“立、改、废”工作,截至今年11月底制定颁布了约290部法律。澳门特区行政长官依据基本法制定了627部行规,进一步完善特别行政区体系,为澳门各项事业的发展提供了的保障。行政机关和立法机关既相互配合又相互制约,且以配合为主,司法机关行使职权。立法取得长足进步,司法体系不断完善。

  高开贤:根据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澳门特区享有高度自治权。在自治范围内,澳门特区的行政机关、立法机关、司法机关分别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的司法权和终审权。澳门立具有立法权,法律需经行政长官签署,公布之后即可生效。法律还需在常务委员会备案,但备案并不影响法律的效力。回归以来,在原有法律的基础上,立在与特区沟通和配合下,积极行使基本法赋予的立法职权,充分体现了“一国两制”下的立法权,为特区的有效管治提供了法制保障,也进一步完善了社会的建设。

  除立法之外,基本法还赋予立监督的职能。近年来,立加强了监督工作的力度。比如,立强化了土地及公共批给事务跟进委员会、公共财政事务跟进委员会、公共行政事务跟进委员会三者的职能,把全体议员分配到这3个委员会中,让议员们针对社会关注的问题及时跟进。现在用于社会民生方面的支出相当大,这么大的开支如何加强监管,使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是一个重大课题。

  高开贤:在制度上,为特区立运作而制定的《立议事规则》和《立议员章程》,均严格遵守基本法的。在以往立的领导下,立始终尊重行政长官主导的体制,避免走所谓的“议会至上”的道,不寻求自身的扩大化,不以立法取代行政,善用基本法所赋予的权限,充分发挥立法与监督这两项职能作用。为了在立法事务上行政机关与立法机关各自的工作责任范围,立于2009年制定了《关于订定内部规范的法律制度》,从而使得制定规范性文件的行为有法可依。

  在日常工作当中,立议员向提出更多的是积极性、意见或,尽量避免性的、消极的言行。经过20年的摸索和实践,立与特区一道,找出了一条协商立法、务实立法、科学立法的道。透过这样一种工作方式,大家平气、坦率认真、彼此尊重地讨论问题,共同寻找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

  我们相信,合作优于对抗、协商胜于独断,任何其他国家或地区议会的不良运作,我们都应该避免出现。只有这样,才能呈现出“立法与行政之间互相配合、互相制约,以配合为主”的良好态势。

  高开贤:2009年澳门特别行政区制定《维》,率先履行基本法第二十的宪制责任;2016年在立选举法修改法案中增加“防独”条款; 2019年1月顺利完成对本地立法《国旗、国徽及国歌的使用及》的修改,并制定配套行规,明确奏唱国歌的礼仪并对国旗国歌的行为设定刑事处罚,切实国家象征和标志的。

  高开贤:澳门特区立于2006年颁布了《非高等教育制度纲要法》,从法律上明确了爱国主义教育的目标,旨在大力培养青少年的爱国意识,“一国两制”事业后继有人。特区出台十年规划,推出青年政策,推行15年免费教育,改善办学条件,提高教学质量,为青少年成长成才提供了保障。澳门立以高度的历史责任感,谋长远、打基础,制定相关配套专门法律。同时,学校、家庭、发挥各自优势,共同努力,形成了全方位、立体化的青少年教育培养网络。

  高开贤:贺一诚先生曾在澳门特区立担任副及长达10年,在他就任新一任行政长官后,立与特区的合作定能更进一步。立将一如既往,与新一届特区紧密配合,履行好立法与监督的工作。我相信,贺一诚先生必定带领新一届特区和澳门广大居民协同奋进,推动澳门特区迈向更繁荣稳定、和谐美好的将来,共同开创澳门发展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