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军推进基层思想教育改进创新的探“心”之

2020-03-06 11:32

  一位营员感慨地说:“我当时,就有战士提议让我用‘弹幕’,让人人都参与教育,我还他标新立异、不务正业。去年火箭军组织教员比武,‘弹幕效应’赢得满堂喝彩,我才恍然大悟,面对新时代,战士都上了岸,自己还在河中间摸石头。”

  给思想教育“挑刺”,某旅士官小张也有话要说:“教育一个接一个,内容换汤不换药!”连队开展战斗教育,他把几年前的教育笔记本翻出来对照,发现不少内容都是“新瓶装老酒”,个别事例他从新兵一直听到现在。

  振叶以寻根,观澜而索源。教育的时代性是由时代特征决定的,时代在变化,社会在发展,而有的教育却因为忽视时代性而疏离了官兵、失去了魅力,当然就很难触动心灵、引发共鸣,更不可能奏响“强音”。

  “教育者一定要有好眼力,才能看得见问题、看得清径、看得准方向。”这是记者一调研采访最大的感受。

  “不是不明白,而是世界变化快。”某旅工作部宣传科干事段开尚坦言,现在搞思想教育真是“亚历山大”,慕课、微视频、手机投屏等新事物扑面而来,弄不好就会“思维不新被”。

  信息时代,大数据资源备受青睐,但也带来不少烦恼。某团通信连马班长对此颇有苦衷:“一个社会事件、一篇热点网文、一次公共危机都可能引起官兵思想波动,而海量信息良莠不齐,有时候连自己都难以梳理清楚、分辨。”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点,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问题。时代变了,对象变了,思想教育的舞台和阵地也变了。教育者不能坐着“绿皮车”去追赶时代发展的“高铁”,否则就会与现实脱节、与实践脱离,最终被时代淘汰。

  说起“教育如何以情动人”这个话题,某旅工作部主任康长意没有一上来就谈他的想法,而是讲了一个故事。

  该旅勤务连下士邱平工作干得不错,班长介绍他,可他态度并不积极,原来,他当兵前有过几年不太顺利的打工经历。他爱认死理,嘴边常挂着过去在“雾霾天”里的几件窝心事。

  有一次,连队播放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剧中老陈岩石说,自己当年虚报2岁入了党,才争取到了背包的“”。邱平看了,觉得“不可思议”。

  在连队提议下,邱平利用休假踏访了四川大竹、浙江瑞安、广东惠州等6座烈士陵园。瞻仰一座座衣冠冢,触摸冰冷的无名碑,一种力量在他心中渐渐升腾、翻滚,以前教育课上记下的先烈的事迹、挂在嘴边的“舍生取义”“”那些话,变得有了情感、有了温度。

  “寻根”归营,这个“90后”战士递交一份申请书:“一座座墓碑,高度不及我的个头,但我却久久仰视,那是一个个员灵魂的高度……”

  “教育不动情,效果等于零”。基层官兵这句朴素的话语,道出制约思想教育的一个深层次问题:教育不是“灌”进人脑子里,而是“走”进和“融”入人的心里。

  基层官兵最不喜欢哪些教育?有的官兵说,居高临下上课、板着面孔授课,给人一种“受压”感。也有官兵说,把理论讲得冷冰冰的、把课堂搞得死气沉沉,教育结果只有笔记、没有“人气”。

  都育要“内化于心”,耕云播雨、润物无声应该是最美妙的“内化”。很多官兵都谈到,当今社会,大家承受着各种现实压力,教育不仅要给予灵魂的洗礼,更要带来心情的放松、的舒缓。只有带着情感去真理、传递价值,理论的才会为心灵的抚慰,才会让官兵体会到“点亮理论这盏灯,一生不在夜里行”。

  去年9月,火箭军组织优秀教员考评选拔,7天不见硝烟的鏖战比拼,不仅遴选出10名优秀教员标兵和38名优秀教员,还改变了很多人的认知。

  火箭军工作部宣传局领导全程组织活动,感受颇深:“到基层调研时,很多同志都谈到教育缺人才,队伍青黄不接,可眼前几十号教员备课、授课、讲微课,人人都有几把刷子,看来不是没人才,而是没有发现人才。”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是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可现实生活中,总有人喜欢戴着“有色眼镜”,动不动就“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新兵集训,一位新战士爱讲“歪”,班长时不时给全班“敲警钟”:“你们咋就这么喜欢传小道消息,太让人失望了……”几名新战士小声议论:“听这口气,我们都‘没治’了。”

  某团单位建设水平滑坡,上级去检查调研,有的团领导埋怨营连干部“素质单”,营连干部抱怨班长“能力弱”,班长吐槽网生一代“兵难带”。“总说部属不行,到底自己行不行?”一句话,问倒一片。

  记者在某旅看到一份官兵思想调查报告:受多元化冲击,理想不很稳定;受市场经济影响,奉献意识有所弱化;受不良风气,价值判断出现错位……

  这些分析不是不对,但只是指出了负面因素,全文很少讲到积极正面的评价,甚至连“中性词”都不多。正如在调研采访中,听到最多的就是独生子女“逆商”不高、社会经历复杂、手机网络等等问题。试想,如果眼中都是“否定”,课堂上又怎么会“肯定”?

  时下,要用信任的眼光、欣赏的眼光、发展的眼光看待基层官兵,真正走进他们、引领他们、赢得他们。对于教育者来说,“眼光”决定教育效果。

  残冰消融,复苏,早春的江南大地,虽然还不见花红柳绿的春色,但的草地已经鼓起无数花蕾。调研中,某训练团赵伟指着一片草地感慨地说,野草也有芬芳,就算是狗尾巴草也有花语,如果我们只看到了满地的“杂草”,就不可能听到花开的声音。

  在某旅调研采访,正好赶上全旅组织主题教育分专题授课,旅领导运用10多个故事、20多组数据,把一堂教育课讲得情理交融,官兵听得津津有味。

  驻守深山的某营官兵,通过电视电话会议系统远程上课。就在大家饶有兴致地谈论刚才授课内容时,员拿出一叠教案说:“咱们休息10分钟,再上一堂形势政策教育课。”

  “这一堂接一堂的课,战士们能消化吗?”课后,当记者问到这个问题时,员显得有些无可奈何,指着桌子上一堆教育计划、图表和方案说:“理论学习、教育、教育、业务学习都要搞,形势战备、安全保密、计划生育、爱装管装也要搞,不见缝插针、争分夺秒,教育时间就不够用。”

  无独有偶。有个连队对全年学习教育作了个统计,共安排教育193课,结合业务工作开展的学习48课,文件传达学习50多次,一名战士平均每年要记三四个笔记本。

  教育“多、乱、杂”的问题,是个老话题。这些年,各级也在想方设决,可教育内容多与减压减负之间的矛盾始终没有很好解决。官兵形象地说,教育就像个“火炉子”,谁都想加把柴火、捅一捅,往往不是“压灭了火苗”就是“捅漏了炉子”。

  官兵的话,让人深思。围绕教育内容、时间、秩序、效益之间的是非,部队的工作者也在思考——

  “教育固然重要,但是都抓教育,难免一多就虚。机关各个部门可能都只安排了一两堂课,但集中到一个连队,就成了不能承受之重。”

  “该抓的教育必不可少,这种情况下更教育者‘统’的功夫,要分清主次、学会统筹,低效教育是对教育资源的挥霍,无序教育必然损害教育效果。”

  “教育重在‘授人以渔’,关键是要引导青年官兵扣生第一粒扣子,掌握正确看待问题、分析问题的方法,而不是把任何问题的答案都告诉大家。”

  掂量这些反思,改进方向也随之明确:教育时间也是有限资源,教育秩序决定教育效益,为基层官兵减负减压,思想教育面临的是一次艰巨的变革。

  某旅测试一连李国堂自己也没有想到,在竞争激烈的火箭军优秀教员考评中,他一杀出重围,综合成绩排名第一,被评为“优秀教员标兵”。

  考评中,李国堂抽到的授课题目是“纠治和平积弊”,他没有引经据典,而是根据连队日常训练情况,模拟一次实战化对抗复盘讲评会,从蓝方、红方、裁判、现实四个维度抽丝剥茧。官兵听得津津有味。

  “圈粉”的秘诀何在?在很多人看来,李国堂“讲课厉害”,但他们并不知道,这个满脸书生气的在火箭军导弹专业教练员比武中名列第二,在“四级主官”比武和核生化防护比武中斩获两个第一。

  从旅团讲到,从火箭军,纵观“上榜”的那些优秀教员,都有许多“同质”元素:强、思维新、本领硬、作风实……

  一位员为了参加全旅的“一课多讲”遴选,找来营里几名“特长兵”助阵备课,有的负责润色文字,有的专门制作课件,自个儿还反复对着镜子练表情,官兵见了很反感:“这样的‘果子’,再光鲜也不好吃。”

  某部通信营一名代理,声音有磁性,讲课很有“范儿”,可就是理论水平不高,分析问题常常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解思想疙瘩也只能简单地就事论事,有人给他提意见:“再不提高理论思维能力,你就会得‘夜盲症’。”

  某旅组织理论比武,新毕业的一位排长不仅自己一过关斩将稳拿冠军,还为下士赵志岭量身定做“攻略”,帮助他夺得全旅第三,令人刮目相看。可时间不长,这位排长开始“翘尾巴”了,出操拖拖沓沓,训练吊儿郎当。连队干部提醒他:“行动上如此‘打脸’,课堂上如何‘长脸’?”

  如今,人民军队进入信息网络时代,教育者的“本领恐慌”更加凸显,没有自身素质的全面提高,就难有教育实效性的提高。只有扎扎实实地种好“豆子”,有朝一日才会风风光光地摘下“果子”,让官兵分享到收获的味道。

  3月2日,“华龙一号”示范工程调试团队在确认热试主规程的执行情况。作为我国核电世界的“国家名片”,“华龙一号”是当前核电市场上接受度最高的三代核电机型之一,是我国核电创新发展的重大标志性。

  3月2日下午,安徽省合肥市滨湖医院最后4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治愈并走出隔离病区。至此,该院收治的20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全部治愈出院,治愈率达100%,成为合肥市首个清零的定点救治医院。

  3月2日,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王昆华介绍AR/5G互联网三维数字新冠病毒远程会诊系统。

  3月2日,在海垦花园夜市内,摊主在准备售卖的食物。该市场严格落实各项防控措施,市民需凭海南健康码进入夜市,餐饮店分区域分批次陆续恢复营业,同时市场鼓励市民采取打包的方式购餐。

  3月2日,一名观众在法国巴黎赛努奇亚洲艺术博物馆举办的预展上参观。法国巴黎赛努奇亚洲艺术博物馆经过数月修缮后2日迎客,以更加丰富的展品、全新场景布置和多呈现方式向观众展示中国文化和亚洲文化魅力。

  3月2日,在土耳其西北部的埃迪尔内省,非法移民等待通过边境进入欧洲。土耳其新闻办公室主任法赫尔丁·阿尔通1日发表声明说,2月底以来已有超过8万名非法移民从土耳其西北部边境进入欧洲。

  3月1日,在阿富汗库纳尔省,“伊斯兰国”武装参加投降仪式。当日,阿富汗库纳尔省省长称,有42名“伊斯兰国”武装投降。当日,阿富汗库纳尔省省长称,有42名“伊斯兰国”武装投降。

  浙江仙居杨丰山梯田油菜花将迎盛花期,层层叠叠的梯田之上,处处金黄灿灿,与白墙黑瓦的民居相映成趣,勾勒出一幅靓丽别致的乡村春景图。据悉,当地通过鼓励农户种植油菜花,带动农民增收、乡村旅游,正催生起了“赏花经济”。

  3月2日,在位于重庆轨道交通2号线佛图关段,大面积的美人梅花盛开,春意盎然,列车穿行在花海中,成为了春日里的一道美丽风景线

  3月1日,江西省新余市仙女湖境内山水之间成百上千只鹭鸟翱翔,成为春天一道美丽的生态之景。近年来,江西省新余市全面加强生态,通过推行“河长制”、“湖长制”,实施“蓝天行动”,从源头抓治理建立“生态”长效机制,山青水绿、飞鸟群翔等生态美景逐渐常态化。

  3月2日,广西柳州三江侗族自治县八江镇归令村的梨花竞相绽放,与茶园中嫩绿的茶叶相互映衬。当地村民在茶园中忙碌采摘春茶,与花为伴。

  3月1日,在武汉客厅方舱医院,新冠肺炎治愈患者出院。这是迄今为止,该方舱医院新冠肺炎治愈患者出院人数最多的一天。这是迄今为止,该方舱医院新冠肺炎治愈患者出院人数最多的一天。

  3月1日,在土耳其埃迪尔内省,难民和非法移民步行前往土耳其与希腊边境。欧盟委员会冯德莱恩同日表示,欧盟注意到从土耳其涌向希腊、保加利亚等欧盟国家的难民潮激增,随时准备出动欧洲边境管理局人员难民潮。

  3月1日,布达拉宫管理处员次仁卓嘎(左)在进行直播。布达拉宫始建于公元7世纪,因其独特的建筑、数量众多的宫藏文物和厚重的历史文化内涵,被誉为“世界屋脊的明珠”。

  3月1日,农民在贵州省遵义市余庆县白泥镇满溪村驾驶农机耕作(无人机照片)。近日,贵州各地农民抢抓农时积极开展春耕生产,田间地头一片繁忙景象。近日,贵州各地农民抢抓农时积极开展春耕生产,田间地头一片繁忙景象。

  2月29日,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天目山镇藻溪丝绸印染厂的员工在定型机前查看面料情况。当前,各地企业在做好疫情防控措施的基础上,有序复工复产,赶制国内外订单。当前,各地企业在做好疫情防控措施的基础上,有序复工复产,赶制国内外订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