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光远忆华国锋:能承认错误的最高领导人 之前

2020-04-15 13:09

  于光远说,对华国锋的这个讲话,会议出席者基本上是满意的。他“承担了两个凡是的责任。一个在担任最高领导职务的人,能够做到这一点是不容易的。”“就我所知,这样的事似乎没有,至少是很少。”

  12月13日,华国锋在闭幕式上的讲话中承认了“两个凡是”的错误,也在这一天做了书面检讨。

  华国锋说,1977年3月在中央工作会议上所讲的关于“凡是毛作出的决策,都必须;凡是损害毛形象的言论,都必须”,这些话讲得绝对了。

  他还说,1977年2月7日中央“两报一刊”《学好文件抓住纲》的中,也讲了“凡是毛的决策,我们都;凡是毛的,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这“两个凡是”的提法就更加绝对,更为不妥。

  华国锋承认,“两个凡是”在不同程度上了大家的思想,当时对这两句话考虑得不够全面,现在看来,不提“两个凡是”就好了。

  此外,华国锋还讲了一个集体领导的问题。他说,希望今后各地区各单位向中央作请示报告的时候,文件的抬头不要写华、,只写就可以了。中央机关向下行文,也希望照此办理,也不要提英明,称同志好。

  于光远说,对华国锋的这个讲话,会议出席者基本上是满意的。他“承担了两个凡是的责任。一个在担任最高领导职务的人,能够做到这一点是不容易的。”“就我所知,这样的事似乎没有,至少是很少。”

  12月13日,在闭幕式上作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讲话。的这个讲话,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文献。《文选》收入这篇讲话时作了这样一个注释:“同志的这个讲话实际上是三中全会的主题报告。”

  一种说法是根据当时担任秘书的朱佳木在《回忆》一书中的回忆。朱佳木写道:“在工作会议开始不久,小平同志曾邀乔木同志帮助他准备了一个讲话稿。但由于会议形势的发展变化,这个讲话稿已显得不适用了。因此,在会议进入后期时,小平同志又把乔木等同志找去谈他的讲话稿”

  向起草小组以及讲述了讲话稿的中心思想。起草小组根据的谈话,写出了讲话稿,交给修改。朱佳木回忆道:“由于小平同志对讲话的内容交代得十分详尽,所以,讲话稿很快写了出来,并交到了乔木同志手里。”

  经过修改后,审阅后又作了修改。朱佳木说:“小平同志再一次把乔木等同志找去,认为稿子基本上可以了,还需要加工,并讲了具体的修改意见。12月13日,也就是工作会议闭幕的那天,下午四点小平同志就要讲话了,午饭后,乔木同志还在对讲话稿进行最后的文字上的润色,直到下午两点才脱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