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美对台政策 专家难想象

2020-04-16 10:40

  中评社11月6日电(记者余东晖)今年是“关系法”40年,在美国国内挺台呼声高涨的今天,即便像“关系法”这样的挺台法律,也被美国国内亲台批为不够有力和明确。对于美国国内重启对台政策的,有资深台海问题专家,美国寻求美台关系的替代性建构是难以想象的,足以招来的强烈反对,台北更会首当其冲。

  美国智库全美亚洲研究局(NBR)最新一期《亚洲政策》期刊推出专题讨论--“圆桌论坛:关系法之未来:改编与延续”。戴维森学院教授任雪莉(ShelleyRigger)在此撰写“关系法:过去、现在、未来”之专文,探讨美国国内对于“关系法”的各种及其可能带来的后果。

  在任雪莉看来,“关系法”至今仍有价值,尽管它不能满足任何人,但它所提供的“模糊性和灵活性”是“优点”而不是“缺点”。任雪莉指出,“关系法”在美国法律和政策上创造了一个“创新的”架构,允许美国与一个不被承认的“国家”进行互动。在法律上,“中华”对美国来说是死的;在实践中,它又常活跃。这部法律赋予独特的法律和地位,既没有得到正式承认,也没有被完全抛弃。

  任雪莉称,“关系法”使得以在与建立建设性合作关系的同时,继续与台北发展实质性关系。“关系法”使美国与台海两岸的关系平行轨道,并帮助美国将这两对关系之间的溢出效应降至最低。美国不同的对该法的不同解读,允许他们与有不同程度的接触。“关系法”还确保了美国在监督政策方面发挥作用。它赋予行政裁量权,但不完全控制行政。

  这位美国资深台海问题专家强调,为美国建造一个符合美国、和中国要求的美台关系的替代性建构是难以预见的。她指出,要在“关系法”基础上提出一个更强劲的改进替代方案,足以招来方面不可避免的强烈反对(方面的反对将更多地指向台北,而不是美国),难度可能比人们想象的要大得多。

  即便如此,美国国内有人主张结束美国对台政策的模糊性,对台采取更活跃的政策。任雪莉分析,重启(rebooting)美国对台政策的理由有三个主要变体:

  第一,某些者认为美国应当承认是一个“国家”的现实。美国众议员约霍(TedYoho)就公开呼吁“承认的国家地位”。

  任雪莉说,这种观点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会危及。她指出,以为美国可以中华人民国在这个问题上偏好的想法,忽视了中华人民国使用武力“中华”正式的承诺。在看来,美国若承认的国家地位,可能构成这样一种声明。因此,约霍的呼吁在台北受欢迎,但美国若根据他的采取行动的后果可能不受欢迎。

  任雪莉指出,中华人民国决心正式确立其地位(如有必要,将使用武力),更不用说它在这方面的巨大投资,这是美国必须执行的政策演算中的一个关键变量。对许多主张改变美国对台政策的人来说,来自日益增长的实力和雄心是关键的。

  第二,一些美国人认为美国应该提升与台北的关系。美国学者马明汉(MichaelMazza)最近的一篇文章主张美台官员进行更高层的互动,他质疑长期存在的“战略模糊”政策是否明智。这种模糊政策利用“底线”的不确定性来约束台北和。

  第三,一些人把当作美中关系不断恶化的工具或棋子。这种观点极端的版本可以在撰稿人韦切特(BrandonWeichert)的评论中找到:“在其正在进行的贸易战中需要更大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在经济领域是找不到的,真正的影响力将使中国领导层失去平衡。为此美国应该承认的。”

  任雪莉指出,韦切特不认为承认“”对美国和都有风险。虽然他的立场不是很多分析人士愿意接受的,但他的总体逻辑让人想起麦克阿瑟将构想为“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她认为,随着中国被认为对美国构成更大的军事,可能有军事用途的想法正在美国回归。

  特朗普中的强硬派也主张在问题上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立场,曾任特朗普国安顾问的博尔顿甚至鼓吹美军重新驻扎。任雪莉表示,纳瓦罗和博尔顿等特朗普官员的声音,引发了人们的关切:美国的政策可能会发生改变,让更明确地参与美中之间的战略竞争。然而在实践中,特朗普采取的行动与前几届更相似而非不同,尽管有些言辞是新的。尽管特朗普内部有几位的坚定支持者,但白宫仍40年来不断提炼的对台政策方针。

  任雪莉说:“问题不会消失。”她指出,军事冲突对、台北和美国来说风险极高。人不愿被对岸吸收,也知道难以将和解于不情愿的;的抵抗有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但和美国都不能指望这样的结果。三方都需要在未来很多年里处理这个问题。

  任雪莉指出,如果美中关系继续恶化,将拖入竞争的将增强,使地区领导人陷入两难境地。他们不能美国的帮助,但他们不能把岛移离中国海岸,也不能改变的目标。她强调,重要的是,美国的政策制定者要意识到自己的动机,并确保他们不希望承担重大风险,以证明符合美国利益的行动是正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