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自觉地用“四个全面”规划和方针政策的创

2020-06-18 12:11

  在解决了思维和思想的创新、技术和技能的创新之后,紧接着就应该要研究和解决对我们党和国家乃至人类社会历史发展具有重大指导作用的规划和方针政策的创新问题。规划和方针政策有创新问题吗?当然有,而且是极为重大的问题。可以说,制定规划和方针政策并贯彻执行,越来越成为我们党和国家理政的客观需要,推而广之在各个国家也是通用的,越来越成为新的时代条件下推动世界发展的客观需要和重要“抓手”。毫无疑问,这是十分重要的充满智慧、体现智力发展水平的创新活动,因为每一个新的规划、每一个新的方针政策的提出都是创新的产物。

  规划和方针政策的作用在于:它们能够根据历史发展的总趋势、总潮流、总方向为人们提出各个不同历史时期、每一个不同历史阶段指导事业前进的阶段目标、指导原则和行为准则,使人们在每一个历史阶段都有明确目标从而有信心、有奔头、有积极性,以及营造出一种浓厚的社会“正能量”氛围,并且使人们单个的局部的成功做法和经验能够规范提升,得到普遍的、更大范围的推广普及,产生由“点”到“面”的效益放大。在这个过程中,现实存在的各种问题,尤其是突出问题将不断被克服和解决。“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这是我们党的名言。

  从人类历史发展的进程来看,过去由于人们生产、生活和交往的方式比较简单以及影响社会发展的因素不是那么复杂,因此对规划和方针政策的需求不是那么强烈,但是后来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人们交往的扩大,尤其是历史发展到今天,人们生产和生活方式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影响经济社会发展的因素呈爆炸性增长,并且异常复杂和多样。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预见性、没有洞察力、不注意把握规律,而单单靠过去那种原始的、 自然的、盲目的、的以及微观层面“一对一”的方式来领导和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显然是不行了,简直就是寸步难行。历史发展到今天,规划和方针政策比以往任何历史时期都要显得重要。

  规划和方针政策是人们思想意识条理化的结果,属于思想意识的范畴,但它们又不是一般的思想意识,而是经过了实践基础上的思考、辩证权衡和深度分析的高级自觉的思想意识,是判断和决定。它们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由物质世界现实生活决定的,但又会对物质世界现实生活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它们是理论与实践结合的产物,属于财富,但又不是一般的财富,而是属于那种能够直接为物质财富的财富。

  党的以来尤其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以来,短短几年时间,全党全国从中央到地方密集制定和出台了一系列数量众多、质量上乘的全面深化方针政策。这些方针政策既是推进大业的客观现实需要,也是全面深化取得的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丰硕的宝贵的财富。

  规划和方针政策绝不是可有可无的。毫无疑问,历史发展到今天,制定并执行规划和方针政策已经成为能够对人类和世界历史发展起到重要影响和推动作用的世界上通行的做法、世界上通行的理政方式。

  我们制定并执行规划和方针政策,或者说规划和方针政策的创新,必须自觉以习总提出的“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为。这是因为,“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就其现实性内容来说本身就是总方针、总规划,必须认真贯彻执行,但从认识论来看,“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又是崭新的“四大认识体系”,即全面发展的认识体系、全面或变革的认识体系、全面和秩序的认识体系、全面从严治党的认识体系,并且这四大认识体系是有机联系、相互融合、统一的整体,其影响非常长远,具有无限广阔的性质,将贯通整个世界和人类历史。

  我们中国的伟大创新理论,之所以伟大,不仅体现在对现实有重大的指导意义,即推动某一历史时段的发展进步上,而且体现在对未来有长远的指导意义,即推动整个人类社会历史的发展进步上。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充分显示中国是一个目光和胸怀极为远大的伟大先进政党,是一个能够长期执政直到完成自己极为长远的历史的伟大先进政党,是一个不仅能够不断解决现实问题而且能够从总体上和总的方向上人类社会历史发展一般规律的伟大先进政党,是一个不仅能够办好自己的事,而且能够对世界和平发展的崇高事业做出重大贡献的伟大先进政党。习总提出的“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或崭新的“四大认识体系”,正是这样的伟大理论。

  理论当然不能脱离现实的生产力发展水平、现实的生活、具体的历史条件,但是反过来说,理论尤其是中国的伟大创新理论,难道又可以脱离对整个人类社会历史发展总的趋势和最一般规律的和把握吗?显然不能。只有实现了上述两个方面的结合和统一的理论,才是最彻底的理论、最有力的理论、最伟大的理论。

  因此,我们要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或崭新的“四大认识体系”来规划和方针政策的制定和执行,或者说创新,首先就必须从整个人类社会历史发展最一般规律的视角去分析,把真理的普遍搞清楚,然后再从当前和今后这一历史时段的视角去分析,把真理的特殊性、具体的历史条件和现实的内容搞清楚。

  崭新的“四大认识体系”的出现,必将思想理论界的大,必将对至今人们习以为常的种种形形色色的和传统观念进行最彻底的。它们将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人类社会历史发展是有规律的,我们不能只考虑今天而不考虑明天,今天与明天、现实与历史是前后相连、相互贯通、有机统一的,绝对不能不管不顾“哪怕死后洪水”。这种规律要求人们在制定和执行规划和方针政策时,必须考虑人类为何要进行经济社会发展,以及实现什么样的经济社会发展的所有一切方面。必须考虑发展是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发展、共享发展。必须把全面或变革贯穿于人类社会发展的各领域、各方面和全过程,以解决问题尤其是重大问题为导向,不断进行创新,产生出标志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新东西和新事物。必须既注重“破”又注重“立”,注重稳定、保留、传承,把过去和新产生的人类社会发展用制度和法规形式固定下来并强制执行。必须不断加强执政党自身建设,从严要求,保持执政党的先进性和性,使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领导者和组织者坚强有力。

  上述要求,适应于未来人类社会发展任何历史阶段。也就是说,回答制定和执行规划和方针政策的目的、途径方法和主体问题,任何历史阶段都是适用和必不可少的。崭新的“四大认识体系”对此做出了科学的具有普遍意义的精彩回答。虽然未来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有可能会出现许多我们现在难以置信的因素,生产力的飞速发展带来人们生产和生活方式的深刻变化有可能会超出我们的想象,但是,它们都逃不出一幅完整的历史总画卷和认识总体系。

  任何一个历史阶段,无论如何变化都离不开发展,发展的目的,无论新出现何种因素都会囊括在全面发展的认识体系之中,即全面、协调、可持续、和平、的发展和人民得利益的发展以及人的全面发展。这是历史的总趋势和总潮流,历史今后越往前推进,全面发展的特征越明显。

  任何一个历史阶段,无论出现何种新的因素都离不开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相互关系及其变化,这种变化全部囊括在全面或变革的认识体系之中,这是历史发展的动力所在。

  任何一个历史阶段,无论出现何种新的因素都离不开传承、稳定和全面与秩序,这也是历史发展的总趋势和总潮流,历史今后越往前推进,这方面的需要越明显、越强烈。

  任何一个历史阶段,只要在阶级、政党和社会分工之前,无论出现何种新的因素,都离不开政党的领导和组织作用,尤其是执政党的“火车头作用”。

  全面发展、全面或变革、全面和秩序、全面从严治党,共同发挥作用和全面协调推进,形成推动社会发展的总合力,这是人类历史发展今后越往前推进越会显示其真理的普遍规律。

  制定规划和方针是要管一段时期的,因而不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但是执行规划和制定政策却会比较经常地发生。无论是制定规划和方针,还是执行规划和制定政策,都必须有科学理论的指导。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们必须自觉用闪烁着历史发展普遍规律之真理的习总提出的“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或崭新的“四大认识体系”,来规划和方针政策的制定和执行,或者说创新。

  规划和方针政策体现执政党的执政意图、执政方法、执政水平,我们万万不可掉以轻心和粗心大意。它们的制定和执行,如果离开“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或崭新的“四大认识体系”的,就会带来许多严重问题,产生诸多严重后果。

  一部分人就会淡化规划和方针政策的属性、把它们降为单纯的技术工具,或者是一直对的执政心怀不满必欲之、之,并且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以新的历史面目出现的,或者是历来不讲、对党的忠诚度不够、轻视和看不起党的建设的人,都会以种种理由和借口包括照搬的做法、迎合一部分人所谓的“”,在规划和方针政策的制定和执行中巧妙地、不知不觉地淡化和削弱执政党的影响力,淡化和削弱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在其中的地位和作用。

  一部分人就不能够深刻彻底地理解发展的人民性和全面性,用其可怜的知识和片面的思维来考虑规划和方针政策,致使规划和方针政策经不起人民和历史的检验。人民满意不满意、方便不方便、得实惠不得实惠都没有关系,因为他们的头脑中并没有牢固树立起规划和方针政策的制定和执行一切为了人民这根弦。规划和方针政策,今天实施明天就出问题,或者解决了这个问题又因此引发、产生别的更多问题,对某一历史时期有利和产生好的效果,对未来的历史时期不利和产生坏的效果,从而被后人和,造成整个历史发展进步长河中的浪费和“做无用功”,这些都没有关系,因为他们的头脑中并没有牢固树立起规划和方针政策制定和执行必须符合全面发展、历史发展的要求这根弦。

  一部分人就会抱着守旧的观念来对待规划和方针政策的制定和执行。规划和方针政策,既涉及科学的和方法,也涉及利益的调整。这部分人就会被固有的念、旧利益蒙住双眼,看不到创新的强大动力作用,既提不出也不愿意接受新的规划和方针政策,它们的头脑里有的只是陈旧的狭隘的认识。他们只愿意要自己熟悉的、自己能够理解的、符合自己固有利益的规划和方针政策。而不愿意要自己不熟悉的、自己不能够理解的、不符合自己固有利益的规划和方针政策,哪怕它们再科学、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推进作用再大,也是如此,一律加以干扰、阻碍和不执行不贯彻,或者采取消极懈怠的方式。

  一部分人就会完全忽视的强制作用和传承稳定的连续性对规划和方针政策的重要意义,对规划和方针政策采取随意和极不严肃的态度。要么不能一张蓝图干到底,出现“领导一动,规划全弄”的现象,要么不能把规划落实落地,出现“规划规划,纸上画画,墙上挂挂”的现象。

  因此,我们的结论是:必须用习总提出的“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或崭新的“四大认识体系”来规划和方针政策的制定和执行,或者说创新,全党全社会都应该有这样的高度自觉。

  作者为国家工商总局非公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个体私营经济监管司(非公党建办)正司级副司长(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