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策者说]南方电网袁懋振:企业也有大政方针

2020-09-20 16:09

  张 羽:下边是一个牌子,我想对前面的几个数字应该是一个说明,因为南方电网内部企业有一套独特企业文化和人才培训这样的机制,这样才能一个高效、顺畅的管理,才能保住这样良好的效果,实际他们是对人才进行的一种分类的培训,您能跟我们介绍一下咱们内部的企业文化和人才管理的培训状况吗?

  袁懋振:对。我们是百分上岗,安全达不到一百分不能上岗,达不到一百分他下来了,培训,开始很沮丧,但我们进行一些特色的培训,他回去以后成为标兵了,所以我们在人才的培养过程当中,我们还提倡什么?有为和有位的关系?有位,座位的位,位子的位,你有为,我们就给你一定的位子。这个我们也是很重视的。现在的年轻人知识结构不断拓宽,现在我们社会进步很快,我现在的文化知识面不如在座的各位了,大学研究生毕业以后还要出国,他们的知识结构、知识面、文化程度比我们高,我们领导他们,没有文化的领导他们,但是他们也无奈,你们也不能一口吃成胖子吧,你到了我这个企业当中我就得领导你,我领导你我就要有自知之明,我怎么发掘你们的潜能,通过发掘你们的潜能去体现你自身的价值,处理好有为和有位的关系。还有付出和的关系,你在企业付出了,有作为了,我组织上要看得见,我得公平、,不但给你位子,还得给你票子,这样就活了。

  张 羽:我再考考咱们在座的大学同学们,这张照片你们知道是什么照片吗?签字的是袁董事长,背后站着中国和越南的国家领导人。

  袁懋振:对了。这是总访问越南的时候,和越南越共总农德孟,在两国领导人下,我和越南的国家电力公司的董事长签订向越南送电的协议。

  袁懋振:现在来看是向越南送电,长远来看可能越南还会送到我们这边来。因为大湄公河的资源非常丰富,国务院又确定我们南方电网作为大湄公河电力合作中方的项目责任单位。

  袁懋振:我们到目前已经有110千伏,一条220千伏的线,向越南北部供电,到目前已经送电13.2亿千瓦小时,我们创汇5780万美元。

  张 羽:我想可能南方五省的老百姓看了以后会有一个朴素的想法,说刚才也讲了,说每年我们南方用电都有高峰值的缺口,您这电原来都送到越南去了。

  袁懋振:我们按照国家的要求,我们有四句话,长期合作,面向未来,睦邻友好,全面合作,因为中央非常重视周边的安全稳定,非常重视周边和中国的合作,所以我们也是响应了中央的号召,建设和谐社会必须有和谐的周边。

  张 羽:谈到南方电网走出国门送电,我也想请一位嘉宾,是咱们国资委研究室主任彭华岗先生,欢迎您彭主任,您跟我们讲讲南方电网为什么一定要走出国门,在我们国内电力还相对紧张的时候?

  彭华岗:刚才你问董事长,说这是央企吗,我要告诉你,这就是央企,而且这是我们一大批经过以后,管理体制、经营机制发生重大变化下的央企,南方电网是重要的代表之一。因为确确实实国有企业过程当中一些变化,大家了解的可能还是不够,刚才说到走出国门,和咱们大湄公河次区域的合作,走出国门可能其它企业,比如说我们的石油石化企业,或者是比如说汽车更容易一些,作为电网来说,它是一张网,你不能说把这张网从这儿一直拉到美国去,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周边国家合作的这种潜力还是很大的,应该说南方电网在这方面是大大地往前迈出了一步。从目前来说,刚才您也说了,我们现在也是缺电,这种情况下还是往越南送电,因为我不是这个专业的,袁董事长可能会更深刻给你解释这个问题,但是我想这种合作,我们现在给它送电,同时董事长可能也要去开发周边国家的合作开发电力资源,将来都是互利互惠的,他们缺电我们可以给他送,他们电多了我们缺电他也可以送过来,我觉得这种合作常有意义的。

  袁懋振:对,所以我们南方电网有它独特的地缘优势。另外我们和、澳门还紧密地连接在一起,电力供应,互通有无,互相支持,我们和澳门现在有两个通道向澳门送电,明年投产第三个通道。我们还有个规划,可能到了2010年,向澳门供电的电量可能要达到将近60%,超过50%了。

  张 羽:等于向特区也在送电。下面还要讲一个大工程,就是咱们的西电东输,这是西电东输的一个送电量,这是南方电网的送电量是吧?

  袁懋振:西电东送是国务院统筹区域协调发展,加大西部大开发力度的一项战略部署,1994年的时候西电东送只有一条线,送到广东,这条线万千瓦。

  袁懋振:这是千瓦时,到目前为止,我们现在送电的电力,2006年已经达到了1210万千瓦,当年的送电量,1994年只有15.41千瓦时。

  袁懋振:我们有个规划,大概十一五末,我们西电东送的电力可能再翻一番,我们计划再投产1150万到1350万的送电能力,整个投资要投入2340亿人民币,这是十一五期间,它的潜力还是巨大的。而且也符合中央提出来,加大西部大开发的力度,也符合统筹区域、协调发展、优势互补、资源优化配置,通过这个西电东送,把贵州的经济也拉动起来了,贵州把电当成第一支柱产业,它这几年经济总量财政收入都翻番了,电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云南这十年间,它的装机容量增加了三倍,马上就快超过烟草,成为第一支柱产业。

  张 羽:刚才我们根据将近十个题板,对南方电网有一个基本的了解,现在我想请您做个评价,对过去一年做个评价,首先是咱们评价吧,对过去一年我们列了五项,电网安全、电力供应、电网建设、人才培养和科技创新,在过去几年当中,您最满意的是哪个?只能挑一个,我知道挑一个对袁总很不好说,你要说挑五个一下全挑出来了。

  袁懋振:最满意的我认为还是电网的安全,再就是人的培养,我们有了人才,有了负责任的员工,有了一级一级负责的机制,有了各级领导班子认真的贯彻落实我们电网公司党组的部署和安排,所以才有了电网的安全,有了电力供应的,有了电力建设的发展,有了科技创新的水平。

  张 羽:有五个评价,一个是用户对您的评价,一个是领导对南方电网的评价,还有同行的评价,职工的评价,自己的评价,这五个评价当中您最看重的是哪个评价?

  袁懋振:南方电网能运作到今天,李荣融主任今年到我们那儿去考察,他讲了一句话:南方电网运作三年下来,打了一个很好的基础,各项工作踏踏实实地推进,是国资委管理的央企中做得很好的。怎么来的呢?我认为应该得益于我们南方电网党组用心地去贯彻中央的大政方针,我这不是说官话,也就是说我们把中央的线、方针、政策结合我们企业的实际,形成我们企业的大政方针,国家有国家的大政方针,企业有企业的大政方针,我们的大政方针就是我们提出来的,我们这个电网以后,对中央负责,为五省区服务,就立起来这个旨,然后确立了我们两型两化,就是经营型、服务型、一体化、现代化,国内领先、国际著名的企业,就两型两化的发展战略,然后我们发了一号令,安全生产的一号令,依法经营的二号令,我们又提出来了强本创新,领先的发展思,这就是我们的大政方针。根据我们企业的大政方针,员工在实践过程当中,我们逐渐地又产生了企业的文化,包括主动承担社会责任,讲原则、重感情,团结、和谐,有战斗力的各级领导班子。还有人人快乐地工作,我说快乐地工作是相对的,我当领导者,我抓住了95%的认识,那5%可能有意见,那就是好的,不能齐步走,但是我提倡人人快乐地工作,我们还有高标准、严要求,严爱者何带队伍,既要严,又要爱,所以逐步形成我们的企业文化,我们这套东西,包括人才的培养,有为和有位的关系,形成自己独有特色的企业文化,所以我们这个企业大家心很齐。所以搞好一个企业,首先得靠人,靠我们员工的齐心协力,靠我们员工形成团队,靠我们这个班子,你们信服我们,你是我的员工,你相信我。

  张 羽:从袁董事长这番讲话当中,可以看出袁董事长对自己的企业多么热爱,您还得回答我这小牌的问题,在过去一年当中,谁的评价让你最有成就感?

  袁懋振:用户评价应该是最有价值,社会评估机构经过千家万户各行各业的问卷、测评,我们南方电网得了一个总体第一,我们各个服务行业都参加评议了,我们得到了第一,这个我感到非常有成就感。所以我就时刻戴着我这个标识,我一看到我的标识就很高兴,想到了我的荣誉,我的责任,也想到了客户的评价,领导的评价,我们员工的评价,员工也很尊重我,我很尊敬我,他认可我了才尊敬我,他是真正的尊敬、尊重。

  张 羽:因为央企不同于民企,也不同于一般的国企,作为一个央企排名第七的这样一个大央企,对于您的企业来讲是社会责任重要还是经济效益重要?

  袁懋振:对我们自身来说,电力行业不同于其它行业,主动承担社会责任有它的内涵,所以我说我们有它特殊的,更加注重社会效应,因为我们增加点自身的效益,也就是几个亿。但在社会上影响多了,千家万户加起来不是几个亿、几十个亿,可能是几百个亿、几千个亿,就是说我们家常用电管理,限电不拉,错峰不减产,我们付出大量成本,我们付出大量的人力还有设备得跟上,做好用电车管理,依靠做好用电车管理,所以我们更加注重社会效益,当社会效益最大化。

  袁懋振:亏损国家来看,我是政策上亏损,不是浪费,不是,我们常强调管理,管理能力、管理水平,管理到位,我们还讲一点,我们的主营业务收入这四年下来,年均递增超过20%。

  袁懋振:年均收入超过20%,我们的电量年均递增超过15%,大概15.8%,但是我们的可控成本在2005年下降2.5%的情况下, 2006年可控成本又下降了1.5%,我们也在努力地勤俭办企业,通过内部的管理、内部的挖潜,来解决我们的效益问题,来提高我们的效益,也是通过我们的工作,使社会的效益最大化,因为电力是个基础产业。

  张 羽: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央企领导人的,实际也是针对您本人的。我们知道像这样一个大的央企,领导人都是有级别的,作为您来讲,作为南方电网的董事长,您是做企业家呢还是在做官呢?

  袁懋振:企业家赚钱,什么样的企业家,有制造行业的,有基础产业的,我这个企业家又是要使社会效益最大化,也要使我企业的效益最大化,我不是说社会效益最大化就不讲我自身的效益了,我的效益也得通过内部管理挖潜,勤俭办企业,也使我的效益最大化,所以我做企业家。

  张 羽:您讲到做企业家,也有这样一种说法,说央企掌握了大量的资源,有的时候是垄断资源,没有那么多的竞争对手,所以也没有什么压力,也没有什么竞争,您是不是同意这种说法?

  袁懋振:没有,我们是有压力的,也是有竞争的,要看谁服务得好,评估机构评估我们,这就是压力,如果评估我们得不到第一,我也没有荣誉感,对不对?这个电保不住,安全老出问题,我的面子也不好看,中央国务院也不会满意,各省区也不会满意,员工也是不会满意的。央企在不断地创造自己的业绩,我最近看了个资料,这四年,我看到央企的主营业务收入平均每年递增超过21%,达到21.4%,利润每年递增33.8%,给国家的税金每年递增25.9%,这也说明了中央企业在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过程当中,表帅作用越来越大,我认为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