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中的博仁医院:打造科技赋能的研究型医院

2019-10-23 10:27

  和学术水平。为此,记者近日来到高博医疗集团旗下的博仁医院采访,该医院通过发展模式创新,以单病种为突破口,营造科研和人才培养,为临床提供

  血液肿瘤是发生在血液系统的恶性肿瘤,有些类型起病急且进展快、面临感染及出血的风险、治疗时间较长、花费较大,令人谈之色变,人们所熟悉的急性白血病就属于其中一种。虽然目前血液肿瘤的治疗方法有很多种,但因为对血液肿瘤的了解还不够,导致初期的诊断与治疗还存在很多问题。比如,血液肿瘤有着诸多分型,地域不同人种不同,中国与欧美国家在白血病发病类型、发病率、对化疗的耐受及治疗等均有差别,完全照搬欧美治疗指南会影响我国患者治疗效果。

  针对这样的情况,2017年,高博医疗集团博仁医院建立之初,就开始探索一种新的血液肿瘤治疗流程。

  “首先要摸透病情,多层面的整合诊断就非常重要”,博仁医院科研院长童春容表示,医生要首先搞清楚患者疾病的特点,才能制定适宜的治疗方案。因此,当疑难患者入院时,博仁医院的临床医生、免疫专家、移植专家、实验室检测专家、影像科医生、病理科医生等共同参与会诊,通过设立整合医学群,“组团”对患者的诊断与治疗提出。

  博仁医院医疗院长吴彤介绍,该院曾接收过一名患者,之前在外院移植了其父亲的造血干细胞,但是病情很快复发,检查发现,原来该病人家族有遗传易感基因,父亲免疫功能低于,不是合格的供者。所以,“一开始就做好精细诊断,团队共同来做,利用每个方面的优势,给患者一个最接近的答案。”这种MDT(多学科会诊)的“升级版”,能够充分考虑患者的情况,把病人研究透,甚至选择移植供者时也要更精细更完善,铺平今后治疗的道,因为选择好的供者对移植的成功至关重要。

  做好诊断之后,博仁医院采取的是差异化的治疗方法。博仁医院儿童淋巴瘤科主任表示,病人不一样,疗法也要不一样。有的患者是因为误诊误治、走了很多弯,需要的是规范治疗、调整方案。有的患者则明确是疑难重症患者,比如难治和复发的儿童伯基特淋巴瘤(一种高度恶性的B细胞肿瘤,是最常见的儿童淋巴瘤)患者,移植和化疗都无效时,就要考虑采取免疫疗法等,“这样我们就能救很多孩子,过去这样的孩子都放弃死亡了,来博仁的第一年,我们就应用CART疗法成功治疗了5个伯基特淋巴瘤患儿,新技术给的病人和家长带来了新希望,我很兴奋。”说。

  童春容在采访中多次强调,前期治疗方案不行,就会浪费很多成本,因此一定要针对病人采取个性化处理方案,而且要突出创新。博仁医院曾接收过一名血液肿瘤患者,病情多次复发,化疗无法缓解,由于这名患者没结婚,父母年龄又大,没有亲属供者和无关供者,所以移植也很困难。针对这样的疑难患者,博仁医院创新性的用Car-T疗法(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免疫疗法,国际新型免疫治疗方法)治疗该名患者,效果很好。中低危白血病,如果采取化疗配合免疫治疗复发率明显降低,率明显提高,而且

  而且,这样的新型治疗流程是伴随患者整个治疗周期的,随时关注病情变化,加强患者教育,增强患者对疾病的认知程度,提高患者的配合度和依从性。“我们希望让医生围着患者转,患者需求至上,对待病人像对待精雕细琢的艺术品一样,甚至可以预测病人的病情,提前做好准备,发现指标异常就及时干预,避免复发,将疾病消灭在摇篮里。”专家表示。

  要实现创新诊疗模式,可不是那么简单的。高博医疗集团负责人表示,需要打造研究型医院,为临床插上翅膀,“惟研究方可成就奇迹”。

  多年来,人才一直是民营医院发展的瓶颈。为此,高博医疗集团在全球招募高端人才,保障待遇,聚集了来自中国、美国、、等的血液病专家,锻炼团队技术,积累知识,“疑难病人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常见病了。”但高博最大的特点是利用科研吸引人,让专家在这里能产出科研,能有创新空间。

  精准诊断已进入基因诊断时代,这就需要高精尖的实验室。高博集团投资1亿元建立了精准诊断实验室,引入诊断所需的全球最先进仪器设备,实验室由赛默飞世尔科技公司(全球领先的专业科研建筑公司)建造,创造更加专业安全的研究。最关键的是,建立这样的实验室只花了2个月,“这样的快速投资是不多见的,可以使技术研究不会因为机制繁琐拖沓而滞后”。童春容说。博仁医院只有170张床位,但实验室科研人员就有100名,学科带头人均是有着20年及以上的海外实验室工作经历的。

  同时,高博集团投入5000万元,成立了自己的IT团队,该团队做好病例统计、实验数据整理,为临床提供数据支持,“这不仅帮医生省事,而且可以让医生了解到病人的所有数据”。过去,基因测序中,查找基因突变数据库是一项非常繁重的工作,传统上,实验员出一份测序报告要8个小时,高博开发了自己的生物信息系统,效率提升到只需要15分钟,同样规模的情况下,其他实验室需要30个生物信息分析员,而高博只需要5个,非常受专家欢迎。

  与此同时,相关科室专家“一个不落”。比如,影像科是医疗行业被长期忽略的科室,博仁医院加强影像科跟临床科室的沟通,影像科医生不仅仅是拍片的技师,他们要了解患者、了解疾病,为临床提供具有病例背景的影像资料。“因为同样的片子,在健康人身上可能不正常,但在肿瘤患者身上可能就是正常的,所以医院设立影像中心,通过云架构,邀请全国知名影像科专家分析会诊,为诊断助力。”

  这样,高博实现了“一大堆高端人才在一起互相激活。”专家表示,民营医院要发展壮大,需要成为研究型医院,这需要场地、设备、人力的大量投入,尤其是现在肿瘤领域发展非常快,基因测序、靶点筛查不及时跟上,就无法跟上时代潮流。而对于民营医院来说,压力他们必须这样去做,而且要做的更高精尖、更规范,这样才能满足医疗的差异化需求,得到自己的立身之地。这一点上,从高博集团建立自己的基因检测公司,检测人员既懂检测,又懂临床,了解基因突变意味着什么,给医生提供更专业的支撑就可见一斑。

  这就提高了民营医院对人才的吸引力。“我们心目中的医院是可以让我们做一个纯粹的医生,回归本职工作,深入了解每一个患者,以治愈为目标,发表论文是水到渠成,是临床治疗和研究的结果,而不是目的,提高临床和科研的效率。”童春容说。

  高博医疗集团的研究型医院打造了实验室深度基因测序、确定肿瘤类型、个性化治疗、根据病例撰写科研论文的模式,可以促使临床和科研之间紧密配合,互相促进,这使得高博医疗集团虽然是个年轻的医疗机构,但两年来,这个医疗集团的科研已经获得了国际认可。

  2017年10月底至今,仅博仁医院骨髓移植已成功救治近200例患者,16个难度更高的二次移植患者存活15个,被许多患者称之为“最后的希望”,而国际上二次移植的率仅为20%~30%。来自俄罗斯、韩国、欧洲、、等地的患者也到医院来寻求帮助。目前,博仁医院骨髓移植患者中年龄最小的1岁,年龄最大的67岁,供者的最大年龄为70岁。国际上难治复发白血病造血干细胞移植成功率约为30%~40%,而博仁医院达到了70%,为国际领先水平。高博医疗旗下另一家医院,由李春富教授领衔的南方春富(儿童)血液病研究院,更是创下开院后10个月内便完成100例造血干细胞移植的奇迹,更加值得骄傲的是,在春富研究院,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100天移植相关死亡率”为零。100天移植相关死亡率,指的是移植术后100天内非复发死亡患者数占同期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患者总数的比例,国际上一般在5%~10%。

  通过临床实践,高博医疗集团的科研是自然而然得出的:2017年6月,童春容领导的团队在《Leukemia》(《白血病》,影响因子10.023)上发表了“低剂量CD19-CART治疗51例难治/复发急性B淋巴细胞白血病的高度有效性及安全性”的论文,期刊评述中提到此项研究为中国第一个公开发表的CART临床研究。2018年6月,潘静主任在召开的第23届欧洲血液学年会(EHA)上发言,报告了博仁采用人源化CD22-CART治疗15例儿童难治/复发急性B淋巴细胞白血病的临床研究结果,86.7%的有效率和80%的完全缓解率引起国际关注。2018年11月在亚太骨髓移植会议上,张艳代表博仁团队报告了难治复发B-ALL经CART缓解后桥接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的出色结果,此论文已被《British Journal of Hematology》(《英国血液学》)接受发表。2019年5月,童春容团队的潘静医生在Leukemia并发表的《CD22 CAR-T细胞治疗难治复发性B型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再次引起关注,该项研究为全球发表的第二篇采用CD22 CAR-T细胞治疗B-ALL的文章,并获得国际领先的疗效,完全缓解率超过了2018年美国NCI发表的临床效果( Nature Medicine,2018), 同时该团队为登上国际学术舞台该领域的第一支中国科研团队。梅奥实验室医学和病理部血液病理科主任Dr.Dong Chen评价认为,这项研究了治疗更具挑战性的难治复发患者的可能性,是对血液肿瘤学的重要贡献。今年6月19日,在卢加诺举行的第15届恶性淋巴瘤国际会议上,团队的“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治疗难治和复发性伯基特淋巴瘤:儿童患者的早期反应”研究,成为大会的首日口头发言,得到了有着细胞免疫治疗教父之称的大学Carl H.June教授的认可。

  博仁医院的投资者,高博医疗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这些年来,社会资本办医曾历经起起伏伏,各种模式层出不穷,而高博在分析了民营机制灵活、资源整合能力、研究能力、消化能力强大的优势后,希望强调工匠,回归治病救人的医疗本质,通过持续在科研投入,使民营医疗机构长久发展。

  更重要的是,通过资源优化整合,打造创新所需要的土壤。“有了创新的土壤,创新才会开花,我们想尝试一下,希望从医院产生诺贝尔,希望挑战人类未知领域,不盲目跟从国外指南,研究清楚为什么,医疗才有希望。”该负责人表示。

  因此,高博医疗集团目前在、上海、广东建设的5家医院全都不以门诊量、床位数和规模为目标,甚至不设定科研指标,而是看研究真正成的有多少,研究驱动机构,科技赋能,最终促进生物医学和制药产业发展,打通产业各领域之间的鸿沟。“我们不买地、不买楼,所有营利全部投入人才和科研领域,不是短期赚快钱上市跑,而是希望长线布局。”

  目前,博仁医院已经成为中医药大学教学医院,还在努力成为其他大学的教学医院或附属医院。“希望这一批专家带学生,囤积一批年轻人,影响人,这个过程需要10年~15年,未来,这些人将成为脊梁,把宝贵的智慧财富传承下去。”

  当然,专家坦言,这样的民营医疗新模式,需要外部的。“民营医院应该享受平等对待、一视同仁的国民待遇,发挥监管作用,看的是水平、能力,而不是性质、规模,这样才能有创新,才能发挥民营医院在整个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中应有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