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解答:治疗新冠肺炎磷酸氯喹和羟氯喹老药

2020-02-24 07:43

  磷酸氯喹是一种什么药?它的疗效如何?我们邀请了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风湿免疫科主任医师、教授徐建华为您作详细介绍。

  安青网讯2月17日下午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荣介绍说,在临床上,确定磷酸氯喹对治疗新冠肺炎有疗效。那么,磷酸氯喹是一种什么药?它的疗效如何?我们邀请了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风湿免疫科主任医师、教授徐建华为您作详细介绍。

  氯喹(Chloroquine),是通过对最古老的抗疟药物奎宁(金鸡纳霜)的结构优化而来,于1934年被Hans Andersag在拜耳公司首次合成得到。在通过对氯喹的临床试验证明了其高效的抗疟效能后,氯喹进入了大规模生产,很快便取代奎宁成为了常规抗疟药。磷酸氯喹为氯喹的磷酸盐,主要用于治疗疟疾,价格低廉,但市场上很难买到。

  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为4-氨基喹啉衍生物类抗疟药,作用和机制与氯喹类似,但毒性仅为氯喹的一半。因结合盐类不同,又分磷酸和硫酸两种。因硫酸水溶性更好,副反应更少。因此,目前市场上主要是硫酸羟氯喹,每片仅需人民币1.72元。

  上世纪80年代,逐步发现羟氯喹具有抗炎、调节免疫、抗病毒、抗凝等作用,因此,目前羟氯喹主要用于治疗风湿免疫性疾病,如系统性红斑狼疮、类风湿关节炎、干燥综合征、抗磷脂综合症、结缔组织病、皮肌炎等。其抗风湿的机制大致为:抗原递呈细胞及DNA核抗体合成,白介素、TNF-a、r-干扰素等炎症因子,使自身抗原反应下调,抗光,稳定溶酶体膜和软骨等作用。治疗风湿免疫病,口服剂量200-400mg/天,起效较慢,安全性高。因此,羟氯喹是系统性红斑狼疮(SLE)等风湿病患者的基础用药。值得注意的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对从2019年12月开始接收的178例新冠病毒患者进行临床分析发现,没有1例新冠病毒感染者是SLE患者。其后在对该院皮肤科经治的80例SLE患者的咨询中,发现他们均没有感染新冠病毒肺炎。我们通过微信群询问了安徽500多例SLE患者,均没有发现感染新冠病毒者。那么,是不是羟氯喹在新冠病毒感染中起了阻断作用呢?值得进一步临床研究。

  氯喹/羟氯喹抗病毒可能机制为病毒DNA复制,细胞对抗病毒的损伤;通过内吞体途径侵入细胞的病毒感染具有显著的作用,如博尔纳病病毒、禽白血病病毒、塞卡病毒等。

  最新研究发现羟氯喹在体外有明显新型冠状病毒活性。国际有研究团队发现氯喹在细胞水平上具有抗SARS-CoV活性,使用磷酸氯喹治疗2019-nCoV感染肺炎的患者5天内咽拭子核酸阴转率高达50%(5/10)显著优于使用洛匹那韦/利托那韦者。现已被国家科技部、卫健委作为临床试验药物。2020年02月11日,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新增氯喹相关临床试验注册,为羟氯喹和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治疗轻/普通型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感染者的疗效研究:一项前瞻性、性、多中心随机对照临床。

  羟氯喹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治疗剂量是抗风湿病的2-3倍,起始最大量达1200mg/天,分次口服。2月18日从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获悉,该医院多学科联合进行的一项临床观察发现:20例新冠肺炎(NCP)患者给予“羟氯喹+基础治疗”,结果羟氯喹治疗后,患者在1-2天临床症状明显好转。在使用5天后复查CT,19例有明显吸收好转;仅1例患者(此前有肾功能不全)CT有进展,但该患者其他临床症状好转。入组的普通型患者均未进展为重症。

  氯喹/羟氯喹是一个老药,长期使用安全性高,尤其是羟氯喹,不良反应少,但是有蓄积,易沉积视网膜色素上皮细胞,可引起视网膜变性失明,对需要长期治疗的风湿免疫病患者,服用一年左右需检查眼底;少数患者有胃肠道的反应,头痛,皮肤瘙痒,耳鸣等症状停药即可恢复。

  因此,在目前没有特效药情况下,可考虑在新冠肺炎的临床治疗中应用羟氯喹。同时期待临床多中心随机对照研究的结果。(俞传芳整理)

  记者在观察中发现,复工伊始,小区大门成了筑起的第一道防线。全封闭的住宅小区,即使企业开始返岗复工,职工仍然不能离开小区,由街道向工作单位开具《小区封闭管理证明》。非全封闭的小区,居民进出小区需要工...

  本期学霸:赵慧媛 毕业学校:合肥市第一中学 目前就读:大学 赵慧媛,合肥市第一中学2019届高中毕业生,高考文科654分,现为大学学生。 □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