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清除HIV病毒? 艾滋病专家:尚早

2020-02-25 07:18

  几乎所有关于艾滋病的消息都是“重磅”。7月4日,一则“基因编辑清除HIV”的消息登上热搜。消息称,美国研究人员首次成功消灭了活体老鼠DNA中的HIV病毒,该实验由天普大学和内布拉斯加大学的研究人员发表于《自然通讯》上。研究参与者卡米尔博士称,这是一项重大突破,“首次证明HIV是一种可治愈疾病”。不过,国内艾滋病专家指出,“从老鼠到人,就像地球到月球的距离一样”。

  消息没有点明此次基因编辑的具体技术。人民网2016年一篇关于基因编辑的文章显示,卡米尔·卡利里(KamelKhalili)是天普大学医学院神经科学系的系主任。他正在带头研究用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把病毒DNA剪辑掉,以达到治愈艾滋病的目的。《科学报告》(ScientificReports)当时刊登了卡米尔的体外细胞实验的研究报告。

  资料显示,目前全球约有3700万名HIV病毒携带者,目前艾滋病毒主要用抗逆病毒疗法进行治疗。该疗病毒复制,但不能完全消除。如果患者停止治疗,病毒将继续复制。研究人员在老鼠身上注射人类骨髓,模仿人体免疫系统,并用基因编辑和药物两种方法对抗病毒。研究人员称,在测试的21只小白鼠中,有9只被移除了病毒。目前,他们正在测试这种组合疗法对灵长类动物的作用。研究人员的目标是,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批准,到2020年对人类进行1期临床试验。

  距离人类报告首例艾滋病例已近40年,但艾滋病治愈仍是一个难题。2006年,美国艾滋病人TimothyRayBrown被确诊白血病,在接受了有CCR5基因变异的骨髓移植后,他的艾滋病毒也消失了。这就是艾滋病治疗史上著名的“病人”。10年后,一名来自伦敦的艾滋+霍奇金淋巴瘤患者接受了干细胞移植手术,复制了这一“奇迹”。这是否意味着通过基因手段,艾滋病治愈已经不是梦想?

  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病科主任蔡卫平认为,“病人”和“伦敦病人”的可复制性并不强。首先,不可能在非癌症的艾滋病患者身上尝试骨髓移植手术。其次,骨髓移植的成功率只有约1/3,这也意味着剩下的2/3可能出现意外。第三,合适的骨髓移植的捐赠者难寻。有CCR5基因缺陷的纯合子,在黄种人中几乎没有,北欧人中存在几率是百万分之一。加上配型要求,可谓难上加难。最后,即便骨髓移植手术成功,也并非意味着就能治愈艾滋病。研究发现,艾滋病毒有多种类型,艾滋病毒入侵人类免疫细胞的“标”蛋白并非只有CCR5一种。例如,中国艾滋病人中的BC亚型,并不以CCR5为主要受体,而是另一个辅助受体CXCR4,这也会导致骨髓移植治疗艾滋病的失败。“同样,利用基因编辑手段清除HIV病毒,也会遇到这一问题。”

  而关于艾滋病疫苗的研究也是屡战屡败。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孙彩军教授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曾指出,HIV病毒只能感染人类,不能感染其他并引起发病。“只有少数种类的猩猩,可以被感染但并不发病。”这也意味着,HIV疫苗的研究,缺乏好的动物模型。因此现在的动物实验用的是一种类似HIV病毒的SHIV病毒,让它感染猴子来进行相关实验。SHIV和HIV毕竟不同,动物实验效果很好,在人体临床试验阶段也可能失败。

  但也没必要灰心。蔡卫平教授指出,经过规范的抗病毒治疗,艾滋病人活到平均预期寿命已经不是问题。例如,广州第一批艾滋病毒感染者阿华,感染病毒至今20多年,娶妻生子,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