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企业家的抗疫之:把危机变成转机

2020-03-19 11:04

  陀螺般转了一年之后,万事利集团董事长屠红燕原本希望在春节期间好好陪陪家人。但事实上,因为新冠肺炎,她的每分钟都被塞得过于饱满。

  她所创办的云南翰文教育投资集团下辖云南经济管理学院、云南医药健康职业学院和云南理工职业学院三所高等学校。

  一个月前,她去了东京,又到了台北。总部位于上海的公司陷入熄火的后,她通过钉钉隔空管理,紧急部署线上销售,积极展开自救。

  一位是浙商二代,一位是从云南山里走出来的民营教育领军者,一位是来自、扎根的家居品牌创始人。

  命运的确是未知因素的交叉体。如果潘淑真没有嫁给王德民,如果王德民没有到开拓业务,或许多样屋都不会诞生。

  1991年,王德民来到上海,筹建太平洋百货。此时,潘淑真已在小有名气。她是第一届选美大赛的季军;她从日本留学归来,精通多国语言;她在五星级酒店担任行销总监,如鱼得水。

  “当时是要帮沃尔玛做市场调研和供应链整合,没想到是深圳的沃尔玛,离上海的距离比还远。”潘淑真说。

  尽管如此,潘淑真还是接下了工作。辗转沃尔玛、麦德龙、家乐福等外资商超后,她发现他们追求的是“天天低价”。热爱生活的她,认为产品在设计和品质上还有提升空间,老百姓需要好物。

  她先是以全县中考第二名的成绩进入了中专学校,毕业后回到永胜县当起了乡村女教师。但她不甘心:为什么不试试考大学?

  杨红卫这么理解自己的坚韧:出身军人家庭父亲“军事化管理”,要求极为严格,杨家六个兄弟姊妹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生在丽江小镇父亲从部队转业后,到永胜县仁和镇当粮管所所长。她在那里出生,也在那里成长,对充满向往。

  1992年,杨红卫大学毕业,与大学老师孙澄结婚。那一年,她调入云南师范大学工作,并开始创办高等教学站。

  这时,笕桥绸厂已经从一家拥有22名工人、几台旧机器的的小厂,发展成了将丝绸卖到王府井,涉足驾校、制造、医药、房地产等诸多领域的大集团,能人沈爱琴成了全国代表。

  靠着多元化,万事利避过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但四年后,多元化已使万事利不堪重负,仿如一个体形肥大、亮起健康红灯的巨人,暗藏倾塌的风险。

  但她下定了决心,最终“砍掉”八家下属企业,集中精力做好丝绸主业,打造高端品牌。她去国外参加时装周,感受最前沿的时尚;她和高校合作,探究最先进的技术。

  2004年民办教育获得国家大力扶持,符合国家标准的办学条件自有土地150亩以上,学生5000人以上可以申报高等职业教育机构,可以颁发毕业证书。

  筹得资金后,她买土地,建高楼,招募优秀教师,下乡招生时还翻车折了腿。这些经历没有难倒她,最终换来了翰文教育的高速发展。

  她设想的多样屋里,有一切高品质的居家用品:被单拖鞋、茶杯餐具、梳子浴帽

  此前为外商服务的一年里,她已经熟知了各大供应商,掌握了世界名品背后的ODM和OEM工厂。她要做的,是让这些工厂为自己供货。

  但潘淑真够倔强。每个月拜访五六十家厂商,一次谈不下来就谈三次,三次谈不下来就谈六次,硬生生谈下了多个供应商。

  1998年9月,上海太平洋百货的角落边,第一家多样屋门店开张。18天里,这家小小的门店创造了23万元的销售业绩。

  2020年1月,杨红卫荣获“十大风云滇商人物”。领时,主办方向她推荐了钉钉,她一直想提升校园信息化,于是立即对接。

  春节前,学校的钉钉平台顺利完成部署。疫情发生后,教师、学生、家长全部纳入钉钉平台,实现在线上课、在线办公。

  线下门店不能开,那就线上;线上开店不够,那就淘宝直播;原有的直播间不够吸引人,那就在台北播,带消费者看部分产品的溯源。

  她常说,要“定心” “信心”的“心”,“心灵”的“心”。在她看来,“新零售”也是“心灵售”,用心才能做好。

  “我们一直想数字化,之前也准备了很久,疫情很大程度上推动了转型。”潘淑真将这次视为一次机遇,视为多样屋新里程的开始。

  在她的理解中,生产口罩既是“急所急,急社会所急”,也是“救了公司一命”至少还在运转。

  事实上,她也看好口罩行业的未来。这几天,万事利准备新上几条口罩自动化生产线,一边扩大产能,一边谋划疫情过后打造新品“丝绸口罩”。

  丈夫李建华是万事利的总裁,也是丝绸文化的研究者。两人常年一同上班,一同下班。在屠红燕走精品线时,李建华登上了百家讲坛,讲述丝绸文化。

  潘淑真则把多样屋当成自己的孩子,细心。去年,她把自己的昵称“邻家淑真姐”改成了“多样屋妈妈”,希望带着“孩子”一起奔跑。

  丈夫王德民偶尔会在“孩子”的成长上给出自己的意见。比如,最初的产品组合展示和搭配销售策略,就是他的。

  三位企业家共同提及的一点是,女人像水,也柔也刚。刚柔并济,顺势而为,“从比例上说创业的女性不多,但让公司活得长久的倒是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