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西安交大六教授举报博导造假遭校方

2020-03-21 19:10

  今年年初,西安交通大学一名曾经获得“长江学者”称号的博士生导师被撤销了博导资格。在校方这一举动的背后,是6名老教授连续两年多对这名博导涉嫌学术造假的实名举报。然而近日当记者对该事件进行采访时发现,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2007年年底,西安交通大学校园内一个申报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的公示,让长期从事压缩机技术研究的退休老教授杨绍侃感到很惊讶。

  这就是报者,西安交大能动学院教授、原博士生导师李连生。他申报的教育部科技进步,是我国高校科研最高项之一。然而45岁的李连生却并没有专门从事过报专业的研究。于是,心存怀疑的杨教授从学校拿到了报材料,想搞清。

  看了觉得惊讶,惊讶什么呢?因为我们这个行业比较小,稍微有一点东西我们都很清楚,结果他报的内容当中,很多都是别人完成的东西。

  随后,杨绍侃找到几位老同事,也就是后来一起进行举报的5位教授。这6人平均年龄70多岁,都是我国压缩机领域的专家。他们发现,报材料中存在严重窃取他人的行为。比如,6位老教授称,李连生把上海压缩机厂1965年的大型机身整体铸造技术,说成是自己开发的;把沈阳鼓风有限公司1998年和2001年已经获的两种产品,都说成是采用他的技术研发的。

  当时就感觉到填膺,教师啊,教师是为人师表的,、授业、解惑,你传的什么道?你授的什么业?

  6名教授详细整理出材料中的30多处造假信息向学校举报,要求学校进行核实。随后,校领导约见6位教授谈话。

  这涉及到不只是西安交通大学的脸面,也涉及到国家的脸面。这几年造假的成分越来越多,越来越厉害了。

  (校领导说)你们这个举报,弄得校领导50天来日夜不得安宁,你是始作俑者。我现在宣布,如果你们愿意退出6人,马上举手,回头说明也行,还为时未晚。你们如果是为了利益,我们可以转达李连生们,让他们把教育部一等匀给你们一些。这个我们听了脑子都要炸了,感觉到这种太大了。

  2008年3月,6名老教授再次向西安交大党委、纪委等多个部门正式发出公开举报信。半个月后,学校向教育部申请,将报撤回。至于为什么撤回,造假问题是否属实,学校却没有明确回应。

  6位教授对学校的态度很不满意,他们认为学术造假性质恶劣,必须严查才能警示师生。于是,他们开始在网络上披露该事件。

  老教授在博客中将李连生的造假材料全部公开,不到一个月,点击率突破6万,并引来众多网友评论。一个月后,校方第二次约见6名教授谈话。

  网上和现在是揪着不放,(对学校)造成的是不可估量的,就希望不要再到社会上去渲染,对大家来说,都是个比较好的结果。

  我们做这个事情,一定要让学校恢复到我们过去踏实、认真,为了党,为了国家,为了工业振兴,要老老实实工作,要让年轻的教师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因为我们是为人师表。

  由于6位教授举报,2009年5月,时隔一年多,西安交大对这起事件成立了专门调查小组。然而,直到几天前记者前去采访,学校才最终给出了一个明确结论。

  校方对此事件还在调查中,然而6位教授又发现,李连生的造假还远不只这一次。早在2004年和2005年,他获得过另外两个重要大,陕西省科技进步一等和国家科技进步二等也存在造假嫌疑。疑点主要集中在获的经济效益证明上。

  根据相关,科技必须为所应用的企业带来一定的效益,这是获得科技进步的必备条件。在这份陕西省科技进步一等的推荐书中,效益证明主要来自西安泰德压缩机有限公司。这是1998年由陕西省纪委专门为李连生等人的技术而成立的企业,也就是说在这个公司中,这个技术是唯一的生产项目。

  他就说2001年的纯效益是255万,2003年的纯效益1470万。然而我们在西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档案室所要到的材料,这是泰德压缩机公司的年检报告,2001年亏损148万,2002年亏损307.8万,2003年的,他不是说盈利1470万吗?然而公司怎么说的呢?亏损384万。这一正一负几乎2000万,太胆大了。

  在这份西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资产评估报告书中我们可以看到,泰德公司成立后的1998年至2000年间没有生产,2001年至2003年连续亏损,2004年该项目停产,4500万资本金仅剩868.5万元,亏损达82%。然而的是,就在已经停产后的2005年,李连生又以该项目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

  工商行政管理局得到的企业年检报告里头,这几年每年都是严重的亏损,那这个数据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反差呢?

  但是有一个明显的问题,就是在申报材料里头,每年都是盈利的,但是在企业的年检报告里头,这几年每年对应的就是严重亏损,这个问题学校注意到了吗?

  它是这样,您讲的这些问题,都可以作为我们将来有一天的时候,有相关的其它的部门,按照严格的手续,来从事这个工作的时候,它们都可以作为我们立论或者是调查的起发点或者是出发点。

  采访中,学校一直没有正面回答记者对于经济效益的疑问。值得一提的是,获的技术都曾经由相关部门组织专家进行鉴定,并取得科技鉴定证书。那么鉴定程序是怎样的呢?我们采访了一位当时参与鉴定的专家,应当事人要求,我们对图象和声音做了处理。

  现在这个鉴定会开得很简单,我认为是基本上是走过场。人家事先检测好的,光给你一个检测报告,我们就看检测报告内容就行了。可靠性我们没有办法去验证,但是不影响最后得出一个好的结论。因为毕竟大家都比较熟,都愿意捧场,谁愿意去给人家挑刺?

  这位专家告诉记者,现在这种鉴定会中,鉴定专家常常是由获者自己推荐,评部门只是象征性地审批一下。那么和评部门这种不想得罪人的心态相比,学校方面的考虑似乎就来的更为具体了。

  (学校领导)谈的是什么呢?西安交大地处内地,去年我们科研排名16,来之不易,希望你们高抬贵手,不要搅黄了。

  评部门不想得罪报者和报单位;鉴定专家出于交情,只是走个过场;学校方面则为了所谓的声誉和排名,对造假现象消极处理。如此的学术生态令人担忧。学术研究是一个国家创新力的重要标志,“学而无术”对一个民族的前途都会有直接影响,端正高校的学术之风,让术业有专攻,德才能兼备,科研活动长远健康的发展,已经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