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 20140624 2013年度审计报告解读

2020-03-23 14:37

  对于一个人、一个家庭来说,不光要知道挣了多少钱,花了多少,怎么花的,花得对不对,值不值,也得心里有数,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也是如此。今天审计署发布了2013年度审计报告,那么这份新鲜出炉的报告都反映了什么问题?又披露了哪些违规单位和典型案例呢?

  2014年6月24号,审计长刘家义受国务院委托,向全国常委会报告2013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情况。审计报告分九大部分,重点反映了中央政策措施的贯彻落实情况。

  中央“八项”带来一股清风,也给三公经费带上了紧箍咒,效果如何呢?被称之为反腐“尖兵”和“利剑”的审计机关,这次不但审计了中央部门,还审计了所属单位。不但审了三公经费,还审了会议费,加起来是四费。审计把所有细项都单列出来,作为检查的重点。

  从审计结果看,中央“八项”以来,吃喝、公车消费、旅游这三项得到明显遏止,尤其是吃喝问题遏制的效果最明显。但审计也发现,个别部门和所属单位还存在或、自行调剂项目或其它支出用于公务接待的问题,违规金额266.85万元。从金额上看吃喝大为,但是隐蔽性有所增强。

  公车消费、出国的问题也大为改善,但仍有个别部门和下属单位还存在着超编制、超标准配、以及变相配备公车的现象。同时在因公出国(境)方面巧立名目变相旅游的个案还偶有发生。比如说,中国地质调查局“美国和开展页岩气技术考察团”改变在美行程,前往拉斯维加斯停留3天,回国后还报称当时在考察;海洋局2012年组织的跨部门“赴南极长城站考察慰问司长团”,批复11天,实际行程13天,其中6天在法国和智利,实际转机时间只有2天。

  新一届提出“约法三章”,楼堂馆所一律不得新建,各地基本都能严格遵守,但还有极个别的违规个案。比如说,林业局所属大兴安岭林业集团公司投资1.45亿元建设三亚接待处项目。民航局违规批复太平国际机场空管工程6250平方米的综合业务楼初步设计,但其中80%以上的面积是“搭车”建设的办公楼。

  三公经费和“小金库”,都是关乎纳税人钱袋子的问题。中央在严管三公经费的同时,也加大了对“小金库“的查处。审计查出账外“小金库”1.94亿元,但涉及的中央部门本级只有一个,剩下34个都是所属单位。

  中央部门本级的“小金库”几乎已经绝迹,但个别国企所属单位仍有侥幸心理。如大唐集团所属两个公司,200多万元“小金库”,全部用于向领导班子及管理人员发放金。当大家在关注滥发福利时,更应该关注国企投资亏损问题。

  中央“重大事项决策、重要干部任免、重要项目安排、大额资金的使用,必须经集体讨论做出决定”,简称“三重一大”。审计报告披露,抽查的11家国企791项重大决策事项中,230项(占比29%)存在违反“三重一大”的决策程序、缺乏可行性研究论证以及决策内容不符合等问题,造成损失或潜在损失134.68亿元。如中石油的油气开发、并购重组、国有资产处置等过程中,一些企业管理人员职权、违规决策、甚至与民营企业或个人牟取,严重损害国有权益。

  审计之后就要问责,截至今年5月31日,190名国企相关责任人被处理,其中厅局级干部32人。审计在反腐方面,不仅针对谋私的个人,也瞄准了谋私的部门。这次审计报告将“一些中央部门主管的社会组织和所属单位依托行政资源不当牟利”单列一项,予以披露,而且篇幅不小,这在以往是没有过的。审计发现,至2013年底,卫生计生委、国土资源部、住房城乡建设部等13个部门主管的35个社会组织和61个所属事业单位利用所在部门影响,采取违规收费、未经批准开展评比达标、有偿提供信息等方式取得收入29.75亿元。

  中央部门主管的社会组织和所属单位应当营利公益性质的,但是它们不但牟利,还采取了五花八门的不当方式。如中华医学会召开的160个学术会议中,用广告展位、医生通讯录和注册信息等作为回报,以20万至100万元价格公开标注赞助商资格,收取医药企业赞助8.2亿元;未经批准违规收取资格考试复训费1965.04万元,将618个继续教育培训项目收入1.14亿元存放账外。卫生部医院管理研究所将卫生计生委委托收集的医院用药数据,出售给医药市场调研公司,违规取得收入3527.1万元。

  这次审计发现并移送重大违法违规案件线多人,主要发生在比较集中和掌握重要国有资产资源的部门和单位。审计也总结了目前呈现的三个特点:一、群体性问题严重;二、违法犯罪方式更加隐蔽;三、权钱交易收益远期化。这些变化使得反腐工作越发艰巨。

  除了侧重反腐,审计也着力于监督财政专项资金的使用和管理。为了扶助行业发展,帮助,中央每年投入大量专项资金。但有些部门、有些人把这些专项资金俨然视为了“唐僧肉”,都想来分食一口。审计抽查了“成品油价格补助”、“农机具购置补贴”等6个专项的可疑项目,发现将近40%的抽查金额被骗取套取。在山东,三家公共汽车公司却以此为由头骗取了油补1.06亿元。

  这三家公交公司为多获得油价补贴资金,采取了车辆车牌号、冒用其他公司车辆车牌、将报废车辆车牌重新申报等手段多报公司拥有运营车辆数,同时车辆的运营线、运营时间、行驶里程、全年油耗等数据,接连几年造假骗补,越来越疯狂。

  从虚报40多辆猛增到虚报700多辆,是谁造就了造假骗补的疯狂?公交企业申请成品油价格补助,必须经过当地交通运输管理部门审核。在调查中,记者发现个别交通运输管理部门以地方公交企业经营困难,为地方多争取中央资金,支持地方公交事业发展为借口,对辖区公交企业上据审核形同虚设。另外,部分国有公交企业本身就是交通运输局直属企业。如市公共汽车公司为交通运输局下属单位,公司的人财物由交通运输局管理,每年油价补贴虚报车辆数都得到了交通运输局的默许。宁阳县交通运输局在配合公交公司造假后,甚至以借款的名义占用了骗来的补贴资金340.67万元。

  在专项资金方面,审计还发现专项资金交叉重复,多头管理,层层审批的问题突出。其中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审计报告中讲到的“农林水事务”类66个专项,确有9个中央部门50多个司局、114个处室参与分配管理,到了省一级又涉及20多个主管部门,省以下也还要层层审批。

  对专项资金的分配各部门都想拥有审批权,但一旦分配、使用出现错误,却经常出现责任主体不明确,问责无对象、追责无主体的现象。为此审计提出了从根本上理顺各部门之间、各层级之间财政分配权责关系的。

  一手抓重大违法违纪问题,打击和惩处;一手抓体制机制制度性问题,推进完善制度和深化,体现了审计工作“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原则。从本次审计结果来看,中央落实八项、纠正四风的力度空前。对于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问题,审计也给出了很多非常具体的。但从根本上讲,解决审计反映的问题就是要按照三中全会全面深化的系统部署,把每一项的措施都落到实处,切实完善国家治理体系,推进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