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体育焦点⑦专访金牌师徒李琰、武大靖

2020-05-25 06:53

  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和新科冬奥会冠军武大靖师徒23日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以两破世界纪录的神勇表现夺得中国男子短道冬奥首金的武大靖说,他还能滑得更快。而率领中国队连续3届冬奥会夺金的李琰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郎平率领中国女排夺得的金牌为中国代表团完美收官。这次平昌冬奥会,李琰率领的中国短道速滑队在赛事临近尾声时由武大靖夺得了一块振奋的金牌。在李琰看来,这样的巧合也许是因为她和郎平的“倔强”和。

  李琰告诉记者,这次中国队处境,郎平一直在微信上安慰她、鼓励她。“她鼓励我,心疼、、喜悦的心情都在里面。我说咱们就是咬牙,到底。这种感觉我们俩是教练,又都是女教练,我们能够互相体会到。”

  在22日晚的男子500米决赛中,武大靖一骑绝尘地夺得冠军。李琰透露,其实他在半决赛中遇到了巨大。当时,因为同组的选手冰刀出了状况,在武大靖全力滑了两圈多的情况下比赛被叫停重滑,他几乎体力透支。

  李琰说:“500米总共4圈半,滑完一半再回来重新滑,对体力、是巨大的。能咬得住、拿到第一的成绩真的不容易。”

  武大靖说:“吹哨重滑的时候,已经快透支了。因为拼尽全力了,没想到出现这种情况。第一反应是,老师要把衣服给我,我说不用。因为那时候精力不在冷不冷上了,我想快点恢复好体能,跟他们继续抗衡,马上枪又(要)响了。”

  在最后的500米决赛中,又出现了一个小插曲。第一次出发的时候,武大靖抢跑了。在的演播室,武大靖告诉记者,他之所以抢跑,是感觉到韩国选手要起跑,他想要一个好的。

  李琰则解释说,因为韩国队有两名选手进入决赛,两个人起跑时可能会争取让大靖起跑时不顺,两个人中有可能会有一个人全力冲击他,只不过武大靖没有给他们机会。

  站在决赛的起跑线上,武大靖并没考虑太多,此前自己和队友们犯规被罚的郁闷都被抛在了脑后。他在回顾当时的心情时说:“放下之前一切包袱,不幸运的事情也好。上场之前,一切都不去想了,会分心。只想把自己滑好,不给对手留下机会,不给裁判留下(判罚)机会,那就成功了。”

  决赛的500米,是武大靖人生中最难忘的500米,他没想到会滑那么快。“当时就想把自己的能力完全发挥出来,别给对手留下机会。休息室里才知道破了世界纪录,没想到那么快。”

  在22日晚的男子500米四分之一决赛和决赛中,武大靖两次打破世界纪录,39秒584的成绩令人惊叹,也让决赛的对手们望尘莫及。

  这次的金牌也让武大靖弥补了4年前的遗憾。在4年前的索契冬奥会上,武大靖也是一马当先,但是因为欠缺经验意外地被维克托·安(安贤洙)超越。

  回想4年前的那一幕,武大靖说,那次可能太在乎对手,不够相信自己的能力。如果按照现在这样毫不犹豫地跑出去,也有机会。

  在22日晚的比赛中,武大靖的表现干净、霸气,没有给对手一点机会。但是,他并不是天生这么快,当初他刚进入国家队的时候还滑不过女队友周洋和范可新。“刚来的时候,长距离滑不过周洋,短距离滑不过范可新,很尴尬的。感觉可能今天在国家队好好的,明天可能淘汰的就是我,”武大靖说。“(那时)天天想着怎么占住这个,不想被淘汰。那时候就想把谁设定成一个目标,去超过他,每天都那么想。”

  ↑李琰(左七)、中国短道速滑队部分队员与记者在平昌冬奥会前方发稿中心合影。记者李钢摄

  武大靖的突飞猛进,也离不开李琰的指点。她告诉记者,武大靖以前起跑很快,但是守不住圈,老往外跑。解决了一些细节问题之后,他的掌控能力就更好了,也越来越快。

  在22日晚的比赛中,由武大靖、韩、许和陈德全组成的中国队获得银牌。李琰透露,中国队在接力决赛中稍微有点着急。

  “大靖拿完500米之后特别提气。队员们有点过于着急了。如果再沉稳一点,结果可能会更好,”李琰说。“一会跟拼,一会跟韩国拼。在韩国摔倒之后,我们觉得应该把速度再带起来一点,其实那时候有点着急了。如果只想把自己的技术动作做好的话……那时候喊什么他们都听不见了,群情激愤……”

  武大靖也说,那个时候在场上根本听不到场边李琰的呼喊和指挥,现场的声音太大了,声音大到空气凝固的感觉。

  “裁判什么都不判了,太极端了。所有碰撞都不判了,如果判的话可能又是另外一种结局。我们要不停适应裁判的判罚尺度,尺度决定我们能做什么样的动作,不能做什么样的动作。这几天犯规比较多,所以处处谨慎,45圈当中不要发生碰撞,这是很难做到的,但是我们极力在做。”

  在冬奥会和索契冬奥会上,中国短道速滑队分别夺得了4枚和两枚金牌,这次只收获了武大靖的男子500米金牌。

  李琰告诉记者,赛前她对金牌数量没有特别的预期,但她原本希望队员人人都能挂块金牌,也就是想在男女接力项目上有所斩获。

  在本届冬奥会短道速滑比赛中,运动员因为犯规被罚的情况很多。在李琰看来,如果一场比赛连专业人士也难以看懂,那就应该反思。

  她说:“专业人在一场比赛后都在看,不知道判谁,这样情况就非常可笑了。至少比赛要看专业的人和观众看明白,不能随着裁判员的心情。有的抢跑出去两步了,裁判也没打回来,有的时候没动,觉得你在动。等等吧,人为的东西比较多,可能也是项目发展的必经的过程吧,再明晰一些可能会更好。”

  有些专业人士,国际滑联应该及时公布判罚依据和相关资料,以便运动员、教练和观众更好地看懂比赛。对此,李琰非常认可。

  ↑李琰(右四)、中国短道速滑队男队员与记者在平昌冬奥会前方发稿中心合影。记者李钢摄

  她说:“特别同意。现在裁判会根据几个裁判的意见反馈去抓碰撞点,但是可能会有几个碰撞点,他抓的不是最重要的碰撞点,这个也是规则上的漏洞。这个项目要发展更好,应该有更健全的体系和规则可以执行。希望ISU(国际滑联)和个人献计献策,共同提些合理的。”

  23岁的武大靖对4年后的冬奥会充满了憧憬。他说:“平昌之后是,想要更好的突破。期待的是两个团体项目,4年之间,希望有崭新的,崭新的团队来迎接这场比赛,特别期待冬奥会。”

  “愈挫愈勇,不会比这再差了,还有什么可顾虑呢?500米以前就是这个想法,反正什么都没有了,就拼呗。”

  在本届冬奥会上,中国队曾因裁判判罚一致性问题向国际滑联提出。李琰说,我们要有自己的立场,,把要说的话说出来,把要做的事情做好。其实都是为了这个项目的利益,为了这个项目的发展前景。

  在过去1年左右的时间里,李琰身兼中国滑冰协会和中国队主教练两份要职。李琰承认,这的确让她了。

  李琰说:“协会方面,能够得到领导的信任和勇于承担这个责任我觉得是相辅相成的。我觉得有能力做好,但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是千头万绪,什么事情都要摸索着向前走,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我们都希望这个项目发展得更好,更跟国际接轨,有中国特色的市场化运行,让这个协会长远地发展好,可能都是一种尝试吧。对我个人来说,精力真的有限。把所有精力放在训练当中去,业余时间还要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到底给我怎样的才够?或者给我怎样的能力才能承担更多?我也在寻找答案。”

  自2006年以来,李琰已经在中国队主教练的上待了12年。平昌之后,她是否还会继续执掌中国队的帅印?

  “22日之前,我每天在,给我这样的是要我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啊?一般人我觉得差不多都垮了。我怎么还能存在?到底要我干什么?我也在等待这个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