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论文买卖揭秘

2020-06-19 10:30

  论文既是探讨科学问题进行科学研究的手段,又可以反映一个人的学术水平和创新能力。可如今,许多人却把论文视作一种明码标价、公开买卖的商品,有些人更是把论文代写、论文代发当作一种谋取钱财的途径。

  不久前,记者看到一本名叫《中学生语数外》教研版的,编号为2009年第12期。这本的封面印有“中国语文报刊优秀期刊”、“中国外语教学免检期刊”等字样,但打开之后发现,它印刷粗糙,错字频出,总共256页竟密密麻麻地刊登了145篇学术论文。其中有六篇是由秦皇岛市几名中小学老师发表的。记者赶到秦皇岛。在秦皇岛市新世纪高级中学,见到了其中一篇文章的作者韩威。

  韩威告诉记者,论文是自己写的,但之所以能发表出来,是因为自己花了四、五百块钱。记者了解到,除了花钱发表,还有人索性连文章都是花钱买的。在秦皇岛市第三中学,记者找到一位名叫李天娜的教师。她说,他们学校老师都在那儿买论文、发表论文。对此,她“不能做任何解释”。几位教师告诉记者,他们通过中间人将钱汇到武汉,以购买和刊登论文。

  论文买卖的泛滥,催生了一个新的职业——“论文掮客”。在论文买卖过程中,“论文掮客”是联系买家、写手和论文买卖公司的“桥梁”。在湖北省武汉市,记者以中学教师评职称需要代写代文为名,和一位提供论文代写代发业务的“论文掮客”颜小姐取得了联系。她告诉记者,在普通刊物上发表一篇论文,代写、代发共需要2000块钱。为了赢得记者的信任,颜小姐还带着记者来到了位于居民小区内的一家公司。

  听说记者要参加中学教师评职称,这位颜小姐果然向记者推荐了《中学生语数外》教研版,声称这是一本全国发行的优秀期刊,现在被该公司承包了,只要交钱,就能发表。为了让记者相信,她还递给记者一张名片,名片上她的身份是《中学生语数外》社编辑。颜小姐告诉记者,在《中学生语数外》教研版上发表一篇文章,代写代发一共2000块钱。

  两千块钱如何分配呢?在湖北武汉,一位曾经涉足这一行当的知情人向记者讲述了其中的内幕:一般文章都是两个版以上,要付给社大概是一千块钱,写手可能要四、五百块钱。

  这家名为荆楚伟业的公司不仅仅经营代写代文的业务,还自称同时经营着《中学生语数外》、《电力高等专科学校学报》等三本期刊。

  记者仔细翻阅这本,发现上印的编辑部地址位于天津市和平区西康,但再看联系电话,却正是这家湖北荆楚伟业文化有限公司的。那么这家公司和《中学生语数外》究竟是什么关系呢?这位颜小姐真的是《中学生语数外》的编辑吗?记者与天津《中学生语数外》社联系后确认,他们社没有这位颜姓小姐编辑,和湖北的荆楚伟业文化有限公司也没有合作关系。

  编辑身份是子虚乌有,名称也是冒名顶替,那么所谓的论文代发业务自然是骗取钱财的把戏。在接到举报之后,武汉市工商局洪山对这家公司展开突击调查。调查发现,荆楚伟业文化公司

  记者在、武汉两地,通过暗访、电话采访和网络等手段,总共对八家论文买卖公司进行了调查,发现这些论文买卖公司经营模式几乎相同,业务流程完整。他们借助于网络这个强大的助推器,允许组织加盟,形成无孔不入的“销售网络”。论文买卖已经形成一个地下产业。据知情人介绍,以论文买卖公司为核心,写手,掮客,网站,期刊等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利益链条。

  大学院教授许章润分析,论文买卖俨然已经成为一个产业,原因应该很复杂:学者个人的操守、整个学术行业对于学术的可能是一个重要原因;另外,市场经济一些坏的因素,比方说见利忘义、急功近利等等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还有一条也不容忽视,那就是现行学术评价体制也是一个推波助澜的因素。

  论文买卖既助长了弄虚作假、哗众取宠之风,也给一些非法经营者谋取暴利以可乘之机,要真正杜绝此类问题,既需论文作者坚守求实的学术操守,也需要一些部门调整动辄将职称评定与论文篇数硬性挂钩的做法,不合理的学术评价体制。对一些见利忘义、非法牟利的经营者,有关部门则应加大治理力度,只有标本兼治,才能有效治理这种现象,捍卫学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