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道涵会见辜振甫谈线)

2020-06-24 09:47

  我本人和海协全体同仁,对辜先生夫妇及海基会各位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 1993年新加坡汪辜会谈以来,我们已经5年没有见面了。此次辜先生能来上海,我十分高兴。辜先生率贵会各位来参访,是共同努力的结果。作为安排的交流活动,辜先生和各位先生来访,可以促进的相互了解,推动的交流和沟通。各位先到上海,我希望就此机会,与辜先生及各位就双方共同关心或各自关心的问题广泛交换意见。我还为各位在上海安排了一些参访项目,包括参观浦东新区、上海博物馆、上海证券交易所等,几十年来,特别是以来,上海的变化很大。欢迎各位在上海各地走走,了解上海的发展情况。在,先生将会见辜先生夫妇,先生、林先生也将会见各位,各位还将与海协顾问、理事见面。我相信这些重要的会面和交流,必将对两岸、关系的改善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促进两岸谈判是现阶段全面推进的关键。我们一贯主张,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先生提出,第一步先就“在一个中国的原则正式结束两岸敌对状态”进行谈判,并达成协议。在此基础上,共同承担义务,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并对中的发展进行规划。在一个中国原则下正式结束敌对状态,是进一步发展的必经步骤,符合海峡两岸人民的利益,符合求安定、求和平的愿望;同时这—步骤体现了我们实事求是、分阶段逐步实现和平统一的重要思想。当前,首先要就上述谈判准备,作出程序性安排;通过程序性商谈,就谈判的议题、代表名义、方式等问题达成双方可以接受的协议。有了这样一个渠道和机制,方面关心的其他问题都可以提出来进行沟通讨论。今年 1月 26日,林先生已经宣布,中央对台工作主管部门愿意授权海协与方面进行谈判程序性商谈。我们希望海基会作出认真的、积极的、明确的回应。

  过去几年,进行了“汪辜会谈”和多次事务性商谈,对促进两岸交流产生过重要作用。商谈应为发展服务,现在形势发生了变化,应赋予商谈及渠道以新的内容。以往商谈难以取得进展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已涉及问题而又没有条件进行讨论。事实上,事务性议题避不开问题,如果回避谈判,还只局限于事务性面谈,是不利于问题的解决,不利于的发展。因此,谈判已客观地提上议事日程。实现两岸谈判,就可以为解决两岸经济性事务性问题创造更好的条件。我愿意重申,在两岸开始谈判的程序性商谈后,可以重开经济性事务性商谈。

  四、应尽快开展对话.包括对线日,中央台办、国务院台办负责人发表谈话,阐述了对当前中重大问题的看法。其中谈到“我们主张两岸谈判.第一步先谈‘在一个中国原则下正式结束两岸敌对状态’。目前应就谈判的程序性安排进行商谈,随之重新开始海峡协会与的海峡交流基金会的经济性、事务性商谈”。还谈到“为了有利于增进了解、寻求共识,海协正扩大与海基会的接触与交流,也愿意和海基会进行一切有利于和平统一、有利于发展的对话”。我们注意到、方面人士包括辜先生本人也就两岸举行对话或者建设性对话作出过表示。我会已于 9月 14日正式致函海基会,表达了上述。

  我主张我们这次见面后海协与海基会继续保持接触。我们的进行谈判的程序性商谈,如果方面现在开始谈判程序性商谈还有困难,我们也在此之前可先进行一切有利于和平统一、有利于发展两岸系的对话,包括对话,因为进行两岸对话很难排除政性的对话。这是既兼顾双方立场又推动向前迈出一步的积极。充分体现了方面求同存异,为重一两岸协商进行不懈努力的诚意。

  今年初,先生提出,希望扩大交流和接触为及早实现两岸谈判的程序性商谈寻求共识、创造条件。继续保持交流与接触,可以共同举办研讨会或座谈会,也可由副秘书长率交流团组,负人率顾问、理事团或董监事团互访,为两岸对话创造条件。在商谈未开始前,涉及两岸权益的事件,可在各自许可的范围内加强个案合作。

  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是中国的一部分,目前尚未统一,双方应共同努力,在一个中国的原则下,平等协商,共议统一。一个国家的主权和领土是不可分割的,的地位应该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进行讨论。

  随着两岸人员往来的频繁,难免发生一些有关两岸生命财产受损害的突发事件。有关方面将一如既往地本着两岸权益的旨予以高度重视,妥善处理。海协也将继续通过与海基会相互联系与委托的方式,尽可能提供各种协助,努力两岸的权益。

  我们认为,当前发展中线亿权益的问题,一是尽快结束两岸敌状态;二是实现两岸直接“三通”。敌对状态没有结束,使岸长期处于不正常、不稳定状态;两岸之间不能正常来往,直接损害着的切身利益和整体权益;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衍生各类纠纷与事件的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