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访谈|庆后拉动内需新思 娃哈哈百亿现金

2020-07-04 09:26

  “我认为要提振经济,只有拉动内需,中国是一个14亿人口的大市场,只要内需上去了,再高速发展多年没问题。”

  4月28日,杭州市清泰街160号娃哈哈集团总部,在这栋朴素的六层小楼里,庆后再度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专访,详解他对于疫情和电商的思考。

  疫情下的危机时刻,很多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现金流不足,撑不到疫情结束后报复性消费的那一天。这个问题在娃哈哈则不存在。

  在全面停摆的2月份,娃哈哈亏损不过1个亿。但其银行账户上一如既往地趴着100多亿的现金,这样计算,娃哈哈可以停摆10年都不会倒闭。而事实上,娃哈哈在3月份就恢复了八成产能,4月销售已经比去年同期增长三成。

  所以在实体经济哀鸿遍野,很多企业裁员降薪、全面收缩战线的时候,娃哈哈反而趁机大举扩张。宣布将投入数十亿元推出四个新的电商平台,并“抄底”人才,要招10万个社交零售商。

  2018年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庆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专访时总结其经营哲学为“专注主业,小步快跑”。所谓“小步”,是指在决策上要小心谨慎,小步扩张,发现不对立刻撤退止损。“快跑”是指机会一旦出现,就迅速行动,把握机遇,不能犹豫。

  在中国民营企业家中,庆后非常特殊。他几十年如一日两大原则:一是不做金融和房地产这些“来钱快”的行业,二是不负债经营,哪怕现在一举推出四个电商平台投资要耗去几十个亿,他还是全部由自有资金投入。

  娃哈哈从一个校办企业的经销部发展为如今总资产近400亿元的中国饮料行业龙头企业,有坚守,也有因时而变。变了,消费者变了,娃哈哈也变了。这次娃哈哈大举进军电商,是否也踏在节点?

  《21世纪》:公司受疫情影响有多大,收入跟去年同期比下降了多少,复工复产的情况如何,订单有没有受到影响,有没有裁员降薪?

  庆后:今年2月份差不多亏了一个亿,因为动不了工,固定支出还是有。我们在湖北省内有三个生产,分别在武汉、宜昌和红安,武汉是最后一个恢复生产的。

  娃哈哈几万名员工中没有一个被感染的,所以娃哈哈是第一批复工的企业,3月我们产能恢复到80%左右。4月销售就比去年同期增长31%,订单比去年同期增长21%,正在恢复。

  没有裁员降薪,反而准备大幅扩招。首先娃哈哈围绕“大健康”和“智能制造”两个方向向全球招募千余名高层次人才,包括营养功能支持工程师、保健食品研发工程师等。其次我们新建的电商平台还要招十万个社交零售商。想找十万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每人给他十万贷款,来做我们的保健品经销商。

  庆后:不是,报复性消费并没有出现。主要是因为我们准备得比较早,行动得也快速,销售增长主要是通过各种各样的运营方式扩大销售实现的。

  庆后:现在整体市场受到疫情影响是有所萎缩的,但疫情过去后预计会有反弹。所以现在我们更主动,更抓紧时机抢占市场。

  比如在疫情期间线下不能推广,我们就要求经销商、批发商、零售商建立微信群,在微信群中开推广会。另外,我们也在找合伙人,把产品送到社区,机关企事业单位等。

  庆后:疫情之前就有了,但是疫情让这个想法更加大胆和清晰。疫情之前我只想建一个保健品的电商直销平台,推动线上与线下渠道相结合,打造数字化营销平台。疫情之后,我决定建四个。

  《21世纪》:所以疫情之前娃哈哈只想打造一个保健品电商平台,但是疫情后娃哈哈决定一口气推出四个电商平台?

  庆后:疫情发生之前我们就想建垂直细分领域保健品电商平台,娃哈哈的主业在从“安全健康”,所以希望生产健康食品、保健食品,满足消费升级需要。如果要建一个新的保健品销售渠道,电商渠道还是相对最容易的。而且现在没有电商平台专门卖保健品。

  另一个是食品饮料销售平台,我们把经销商、批发商、零售商,都集成在这个平台上,他们去下订单发货就更方便了,同时也可以为其他的企业卖食品饮料产品。

  我们的线下渠道已经非常强了,现在出口企业出口受阻,世界都受到疫情的冲击,正在衍生为全球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那么国内的出口企业怎么办?出口没法做,国内市场竞争又太激烈。我们自建电商平台可以帮部分出口企业解决销售。

  跨境电商平台,因为现在国内消费升级,我们进口一些国外优质产品,把一部分消费拉回到国内来。第四个平台就是哈宝游乐园,是专门给年轻人交流、分享、购物的线上平台。

  其他三个平台我们预备在今年“618”电商节正式启动,跨境电商平台因为全球疫情的关系要等到第二波才能推出来。

  《21世纪》:电商平台的流量红利期已过,自建平台最大的问题,就是流量从哪里来?娃哈哈的品牌的延展力,能够支撑起来做电商平台吗?

  庆后:关于流量问题,我是不会烧钱买流量的。我们的平台主要帮工厂直销,一方面杜绝假冒伪劣,一方面跳过中间环节可以拿到更公平合理的价格。保健品电商平台我们想招收10万个创业者来做零售商。

  食品饮料电商平台要把33年打造的覆盖近万家经销商、几十万家批发商、几百万家销售终端的联销体网络都纳入进来,让每一家线下店都能成为电商仓库或中转站,每一位店内销售员都是配送员。如毛细血管般深入全国各地的县镇乡村,将产品以最快的速度、最低的成本铺向全国。

  《21世纪》:纵观厂商关系从来都是博弈,很难有企业同时既做“厂”,又做“商”。娃哈哈这次从厂跨界到商,准备好了吗,原有的体系、产品、运作细则能否匹配?

  庆后:对经销商没什么影响的,没有冲突。更方便他们通过这个平台去订货,也可以给他们增加销量。我不可能为了新的电商渠道把我原来的线下根基经销商渠道给了。

  《21世纪》:过去你说不抵制也不拥抱,到现在自建平台积极拥抱电商,是什么促使了你的这种转变?

  庆后:我从来没有抵制电商,我抵制的是烧钱买流量和假冒伪劣产品市场。疫情发生以来,到处封封城封小区,大量消费都从线下转移到了线上如今消费者的网购习惯已经养成。所以大势不可违。但随着疫情缓解消费者线下消费趋势已经回升,人总是要出门的,不可能永远在家依靠网购。

  庆后:现在是我在负责筹备,后期肯定会交给管理层。我现在事情很多,开发保健品、采购设备、建造厂房等等。

  《21世纪》:危机时刻是最公司的时候,除了等疫情结束后反弹外,公司采取了哪些自救的措施,娃哈哈今年还有什么其他扩张计划?

  庆后:实际上,娃哈哈早都在做数字化转型了,数字经济是浙江省的一号工程。娃哈哈最早期整线引进国外先进生产线,后来引进单机,自己集成自动化生产线,现在自行设计规划智能工厂。

  几年前我们就已感觉到,工业机器人将是人工智能制造业发展的重要方向,很多传统制造企业采购设备,娃哈哈却选择自主研发,这是娃哈哈继食品饮料之外最重要的产业。娃哈哈已成为国内食品饮料行业唯一具备自行研发、自行设计、自行安装调试设备能力的企业。现在是自用为主,未来还要市场。

  庆后:影响很大,关键是全球疫情还在演化,所以对我们的出口影响很大,过去讲的发展的“三驾马车”出口、投资、消费,现在出口和投资都靠不上了。我认为要提振经济,只有拉动内需,中国是一个14亿人口的大市场,只要内需上去了,再高速发展多年没问题。

  中国4亿中产阶级的消费升级拉动了过去几年国内经济的快速发展,但是现在他们在国内能消费的都消费了,之后又都去国外消费了,比如买奢侈品、出国旅游、送子女出国读书。

  现在关键是拉动剩下10亿人的国内消费,还有把4亿中产阶级在国外的消费拉回来一部分,比如说把免税店开到国内来。

  针对广大的农村市场,国家是不是考虑农产品的进口,因为国外进口的农产品比国内农民生产的还便宜。提高农产品的价格,以鼓励一部分农民工回乡就业增加收入。

  还有为企业减税,比如说将企业所得税减少5%-10%,但限定减的部分必须用于给员工加工资,否则就不给你减税。这样城市居民收入就增加了。城市和农村居民收入的增加,消费自然就拉动起来了。现在年轻人的消费观念也改变了,他们愿意消费也敢于消费,只要收入增长了消费自然会起来。

  庆后:现在虽然有各种对企业的救济,比如说贷款,但根本就放不出去,因为企业复工复产了,但没有订单,没有需求,他们贷来钱不知道做什么生意,所以有的就流入炒房了。所以现在要提振经济的关键和根本还是拉动内需。想尽办法想帮企业渡过,但是要在源头上有需求才能有订单,没有需求给什么政策都没有用。

  庆后: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型民营企业倒闭的很多。另外还有一部分过度投资、过度负债的企业,现在就很难撑过去。现金流稳健的,我认为还是可以撑过去的。

  庆后:现在是很支持民营企业的,我认为关键是要拉动内需,让老百姓都有能力消费、愿意消费,让民营企业都能开门做生意。

  凡来源为21经济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所有。未经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书面授权,任何、网站以及微信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具体版权合作事宜,请见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版权声明页。

  ICP经营许可证号:粤B2-20090432号 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粤)字第02126号粤ICP备12028593号内容索引

  21经济网是21世纪经济报户网站,主打财经新闻,是21世纪经济报道原创新闻最重要的展现平台。同时有机整合客户端最深度策划、抢鲜报及快报最新资讯,给读者提供最优质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