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需要访谈类节目吗?

2020-10-06 14:06

  ——这档节目,是访谈类型的。在网络上试播了小半年,断断续续更新了几期,访谈内容日趋精致。往高处走,是意料之中的事。

  放眼四望,访谈节目已成标配。细说长流固然好,但容易被忽视,甚至只是安静地存在。在“没你不行,有你也就还好”的大下,在早就过了“套近乎、忆童年、拿照片、把琴弹”的“老四样”时代,访谈类节目到底活得如何?

  文章开始前,说一下我眼里占分量的访谈节目:《杨澜访谈录》、《鲁豫有约》、《大牌驾到》、《可凡倾听》、《超级访问》、《非常静距离》、《春妮的周末时光》(排名分先后)。

  就像最爱要求记者搞“专访”一样,视频访谈对于、视频网站来说,是最体现格调的做法。大到央视,小到四线视频网站,总会想搞一档访谈节目。

  观众需要,这个是首先要说的。每个人物在每个阶段,有什么新的变化,用访谈的方式呈现,是最直观的。在《艺术人生》、《杨澜访谈录》等老牌访谈节目的影响下,回忆、叙述、,似乎已经是最平常也是最经典的操作手法了。观众,已经被这种方式教育了。

  需要,这个很重要。但凡有点资源有点情怀的,都会想安排一档访谈节目。这种情况,很多时候是长官的情怀推动。这,是根深蒂固的老思维的需要,同时也是广告主的需要。

  宣传的需要,总得满足人家呀。明星有节目要宣传,总不能天天跑《快乐大本营》蹦蹦跳跳吧?年轻的艺人还行,老明星那老胳膊老腿的,可经不起。另外,在这个连孙楠、周立波都自称是艺术家的国度,自认为有点资历的艺人,特别喜欢谈节目,以显内涵。

  瓶颈:人难搞线;可以这样说:内地艺人,只要够档次的,基本都上过访谈节目。来来回回都是老脸,怎么办?

  电影井喷,综艺节目泛滥,刚在这个上看到黄晓明,打开视频网站又能看见他。不知道是为《跑男》宣传,还是为《何以笙箫默》站台……

  人难搞啊。这个难搞,不是说明星耍大牌。主要是一个节目已经访过该艺人多次了,别说观众腻了,就连节目组都感觉没啥冲动去做。但是,艺人资源就这些,宣传期就在那摆着,不用就没人,咋整。缺人,缺合适的人,已成为最题。

  话题难找。艺人难找,那么“回头客”也接吧。在喜欢一锅端的操作手段下,遇到回头客,聊什么?也把节目组愁死了。所以就会出现这样一幕:这个话题刚在那边问完,到这边继续回应一下,访谈类节目还玩起接龙来了。实在不行,就在微博上找点话题,一段鸡汤或者一张,也能聊个几分钟——已经把访谈深度严重拉低。

  《鲁豫有约》改名为《说出你的故事》,就是例子。本想好好转型,怎奈鲁豫标签太明显,还是让人改变不了印象;最近你会发现,《杨澜访谈录》的名字节目前,冠了“人生”五个字,可以看出这是在往人生概念上靠,摆脱那种让热度人物来上节目的惯性思维。

  对节目进行升级,也是一个办法。《大牌驾到》,除了把录影棚换成更炫酷的外,还在后期上下功夫。有网友反映包贝尔那期“画面好像磨皮了,看起来好帅”。原来,节目组全部用达芬奇调色,一帧一帧调,就是为了提高视频节目品质。复用真人秀的后期操作,真是下了血本。

  在选嘉宾方面,很多节目都在憋大招。印象最深的,应该就是几个了:鲁豫采访丁佩,专门谈李小龙一事,成为热门;鲁豫让向华强首次出现在访谈节目前,回应涉黑等,爆点多多;华少专访张学友,在出道30年之际首次接受国内访谈节目,光是乔档期,就磨了几个月……

   但是,这种做法只能偶尔操作一下,每期都那么猛,玩不起啊。黎芷珊做了《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的系列节目,把谢霆锋、刘德华、刘嘉玲、庆什么的都请完,做了十几期,就拜拜了。

  最后,还有这一招:换平台。《鲁豫有约》起源于凤凰卫视,后来推广到湖南卫视,再到安徽卫视,最近又换到了旅游卫视、凤凰卫视中文台……换来换去,无非就是收视率不行、广告商不买账、观众疲惫了呗。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直播分离的好处就在于:总有人能看上我这一卦!

  访谈类节目的主持人标签太明显,是最大的好处,也是最大的坏处。从某种意义上说,一档节目的挂靠在一个主持人身上,风险有点大。小到生病没档期,大到,都影响到节目。这种情况,对于视频节目来说还好,如阿雅换掉华少,基本无缝对接。但是对于来说,很多驱动都是冲着主持人来,改版、请艺人可以想办法,但主持人这事,可真得悠着点。(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